没有科举制度,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最大的硬伤。

    科举制度和现代公务员考试没什么区别。都能在短时间内,给国家补充大量的预备役官员。

    所以,拥有科举制度的朱元璋,可以是十万为单位杀死贪官和谋反的官员。

    但是在任人唯亲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穆罕默德四世却不能在短时间内处死大量的官员。哪怕有证据证明这些官员都是参与了谋反的。

    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皇帝的儿子固然是皇帝,可是官员的儿子也会是官员,地方小吏的儿子还是地方小吏,教会长老的儿子仍然是教会长老。

    这是个纯粹的封建国家。

    欧洲也差不多,军队里军官绝对是贵族,没有贵族身份的,只能做士兵或者士官。

    穆罕默德四世能做出这个决定,不是心胸有多宽广,而是为了更好的统治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其实科举制度,对此时的奥斯曼帝国和欧洲来说,不算是新闻了。毕竟欧洲人派过去的传教士以及奥斯曼帝国的商队,都能带回赛里斯帝国的准确消息。

    但是科举制度,是要动贵族这块蛋糕的。

    贵族的长子,固然可以什么都不做,躺赢就能继承爵位和财产。

    但是贵族的次子们和私生子们,就没这么好命了。

    在欧洲贵族以及奥斯曼贵族,人均六到八个儿子包括私生子的情况下,只有一个长子是可以躺赢继承家业的。剩下五到七个孩子的工作问题,其实还是要趴在国家身上吸血才能解决。

    以英国为例,除了出售爵位,英国陆军中低级军官的位置也是可以出售的,当了陆军军官,自然也算是一份工作。

    这样买回的军官工作,怕死的话,在战争之前可以将自己的军官头衔卖掉,反正英国政府也不在乎——英国一个岛国,指望陆军的话,早就灭亡了。

    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嘛,而且海军本来就是用于进攻的兵种。一战的时候,被德国人养了多年的存在舰队最后先叛乱了,也说明了这一点,海军长期养在码头,只会被酒精和女人消磨掉他们的战斗意志。

    英国比较奇葩的是,和明码标价购买贵族不同,购买陆军军官的价格,是和期货一样,价格不断变化的。

    如果遇到战争期间,或者可能发生战争期间,陆军军官的出售价格就会大幅度变化,一般要是遇到硬茬子的战争,英国陆军军官的价格就会在短时间内大幅度下跌。如果是几乎必胜的战争,陆军只是去走个过场,那陆军军官的价格就会上涨——毕竟人人都喜欢打胜仗还不参与危险。

    英国后来大量使用殖民地部队,也真是没办法,英国陆军反正是指望不上的。

    至于英国人没卖海军军官的位子,是因为海军军官需要大量的专业技能。不过英国海军军官学校,也是真贵族学校。

    至于英国商人,因为就算花钱,也给孩子买不到英国陆军军官的位置,更希望孩子读书成才,如果孩子能考个税务官,也就算光宗耀祖了。

    这倒不是英国税务官能贪污,而是英国国会干掉查理一世,在税务官设立的时候,给税务官的定义就是个高薪养廉的工作,刚入行的税务官也保证有英国中产阶级的收入,而且税务官的工作也非常体面。

    总之,在英国,体面是非常重要的,可是收入达不到中产阶层,又体面不起来——想要体面,家务事不能都自己动手,总要养一两个仆人吧。

    1667年1月底,牙膏厂和牙刷厂建好之后,牙膏牙刷的销量却成了问题。准确的说是猪鬃木柄牙刷和牙粉的销量成了问题。

    安迪给东区人的标签是先活下去,所以,相对廉价的蜂窝煤主要是在东区销售的。

    牙刷牙粉,其实算是提高生活质量的范畴了。安迪最早在南区建厂并且开始在伦敦南区销售。

    但问题是,伦敦人并没有刷牙的习惯。更多的是伦敦人乃至欧洲人都是牙签、牙线、加上漱口水来清洁口腔的。

    其实牙刷牙粉和这些并不抵触,但是,还是那个问题,习惯。在没有刷牙的习惯之前,谁会想起在早晚用牙刷牙粉,刷几分钟牙齿的。

    安迪倒是知道,牙膏牙刷是怎么做广告的,可是安迪真的不想租个房间,雇两个人放两张桌子,建个全不列颠牙防组出来认证安氏牙刷和安氏牙膏。

    那也太没品了。

    安迪想起了伦敦报纸行业的早期推广,那就是,先免费送报纸,当然,是送给伦敦南区那些至少是中产阶级,能消费的起报纸的人家。

    连续免费送上一两个月,甚至一个季度之后,让这一家人养成了早上看报纸的习惯,然后再谈订阅报纸的事情。

    这在商业营销中,叫做培养消费习惯。

    没报纸真就活不下去了嘛,当然不是。而是强大的惯性,长时间养成的习惯,让人去订阅报纸罢了。

    在得到牙刷牙粉大量积压之后,安迪就让雇来的销售员,在南区挨家挨户的送牙粉牙刷。

    这个时代因为没有塑料和化纤制品,铁和铜就更贵了,甚至玻璃都不便宜,所以装牙粉的盒子还是木头的。

    亨特是新成立的安氏牙刷厂的十个销售员之一。

    这一次销售员,不同于卖火柴的和卖蜂窝煤的,卖火柴的需要小孩子就行了。蜂窝煤主要是在伦敦东区销售,雇佣的都是本地人,熟门熟路嘛。

    甚至蜂窝煤厂都是建在东区,以节约运送蜂窝煤的成本。

    安氏牙粉牙刷厂是建立在南区,租了这里的作坊。

    雇佣的销售人员,也都是南区人。

    除了五官端正,认识字安迪一开始也没打算雇佣大学毕业生来推销牙刷牙粉,最重要的不是口才,而是要有一口洁白的牙齿——推销牙刷牙粉的推销员,自己是大黄牙或者是掉了好多牙齿,怎么看也没有说服力啊。

    建厂投产之后,亨利等人在南区推销了一个星期,十个销售员里面,成绩最好的也就是卖了两位数的牙粉牙刷。

    虽然只是手工生产牙刷牙粉的作坊,每周牙粉产量也在也都是千盒以上,牙刷产量也差不多。所以,销售人员压力很大啊。

    好在老板很快的调整了销售策略。

    亨利现在不用去推销了,而是两人一组,在伦敦南区上门送牙刷牙粉。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