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火光映红了拂晓的霜天。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安居乐业的百姓,其房屋在火中付之一炬,义安感到无以名状的愤怒。被信仰煽动起来的人,竟然愚蠢到主动破坏自己的生活。若是义安征收的赋税比今川氏更苛刻,还有情可原,却正好相反。今川治下,人们每日只想着如何生存下去,连发怒的余力都没有,哪还有发动暴乱的勇气?而在义安的仁政之下,家家户户都谷米盈仓,他们却以怨报德,竟用义安赋予的力量和勇气暴乱!

    “不能再放纵他们!”义安对人的脆弱痛心不已,不能再让他们四处纵火,自己必须主动出击,将对方盘踞的寺院、城堡悉数变成焦土,否则,叛乱将无法平息。“彦右卫,通知士兵们,天亮后出击。”

    这次暴乱使得义安的队伍变得更加年轻。因为暴民不少出自松平氏,纷争双方多相识,那些人情颇深的老人恐很难再依靠。二十四岁的鸟居彦右卫门元忠最为年长,其次是平岩七之助亲吉、本多平八郎忠胜,还有这个秋天刚举行元服仪式的神原小平太,他们多是跟随义安到骏府的人,或近年才成长起来的年轻人。

    火光逐渐黯淡下来,菅生川上升起白色的晨霭,空气中弥漫着战斗的气息,处处战马嘶鸣。就在此时,一人悄悄前来拜访义安,是义安的母亲於大夫人,作为留守冈崎的俊胜之妻,她已搬到二道城居住。

    “久松夫人有急事想面见主公,正在帐外等候。”神原小平太前来报告。

    义安微觉疑惑,摘下了头盔。“有何事?请进来。”於大似乎彻夜未眠。她年近四十,沉稳的气度令人联想起菅生川上的晨霭。

    “辛苦了!”她仅将自己当作久松佐渡守之妻,而不是以义安的义母自居,态度甚是谦恭。

    “你起得很早?”

    “睡不着,心中烦恼。”於大温和地笑道:“你想出城与敌人一决雌雄,一举平息叛乱,是吗?”

    义安不禁微微皱起眉头随便插手军务,也令,他感到不快。

    看到义安皱眉不语,於大悄悄叹了口气。她非常清楚义安为何不回答,为何紧皱眉头。然而,她对义安的冲动不能听之任之。

    “我觉得,若想迅速平息乱事,恐只有首先烧毁寺院了。”於大垂下眼帘,低声道,“但此举正好授以口实。”

    义安还是不答。他了解母亲的良苦用心,但暴乱正在将多年的努力化为齑粉,他怎可一味怀柔?

    於大又道,“如果烧毁了寺院,惩罚所有参与其中的家臣,将导致什么后果?动乱固然平息了,但松平氏将元气大伤。那正是暗处的敌人渴望看到的结局。”

    “是敌人渴望看到的?”

    “是,这是我的想法。敌人是想让松平氏四分五裂。”

    “哦。”义安听到此话,大为震动。敌人先让冈崎人内部分裂,自相残杀,无论结局如何,三河的整体力量势必削弱,然后,便趁势进攻……

    “母亲……”义安低声道,“若母亲站在我的立场,会怎么办?”

    “便是想方设法,保持内部统一和团结。”

    “孩儿也想努力做到那一点,但他们却十分嚣张。如坐视不管,将不可避免地引起今年的饥荒。必须在春季之前平息此事。”他看到母亲仍站在当地,便吩咐道:“小平太,搬坐椅来。”

    神原小平太搬来座椅,但於大并未落座。“恕我直言,那是否过于急躁了?”

    “母亲是说,即使今年闹饥荒也无所谓吗?”

    “正是。”於大干脆地回答,“你应该下定决心,说服他们,即使费数年之功,也在所不惜,直到家臣们省悟为止。我认为,这才是最重要的。”

    “几年工夫?”

    “是。同是三河的人,怎可自相残杀……你要向家臣们表明心迹。每次在战场上遭遇,你都要不厌其烦地这样解释,然后撤避……”

    “哦。”

    “请你务必这样做。家臣们必会重新集结到你身边。如果家臣们意识到你和他们本是同根生,那些暗处的敌人和背后的煽动者,自会浮出水面,阴谋也不能得逞。”於大的声音和眼神充满激情,她不知不觉挺直了上身。

    义安直直地盯着母亲,胸中的暖流激烈地翻滚。母亲言真意切,甚至称得上见解非凡。如在数年之中,义安既不讨伐也不屈服,那些参与暴乱的家臣纵使铁石心肠,也会感动和反省。那些欺他年轻、依靠煽动者的支持而倒戈的家臣,带给他深深的屈辱和愤怒,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义安的胸中已经充满霸气,他只欲在世人面前展示。

    “你认为呢?”於大急切地问,又向前挪了一步,“在此关键时刻,请你务必慎重考虑。”

    “那么,他们降服之时……当由我自由裁决。”义安语气强硬地说。

    “那怎么使得!”於大皱了皱眉头,“那样一来,你就是欺骗家臣。”

    “难道就这样放过那些骂我为佛敌、向我举刀的混账……”

    “宽恕是佛心。那正是你并非佛敌的证明,以此昭示天下,才是第一要务呀,你竟没有意识到?”

    “您是让我抛弃真实的情感,忍辱负重吗?”

    “义安,”於大声音缓和了些,像一个耐心教导孩子的母亲,“这不是忍辱负重,这是佛陀教人的道理,也是所谓的领悟。”

    义安没有回答,他紧紧地盯着母亲。

    “我不知道你如何看待佛陀。但我认为,佛陀是使这个世界运转的力量。我生下你是佛陀的力量使然;一向宗叛乱也是佛陀的意志……昼夜轮回、鸟兽草木、天地水火……万事万物都是佛陀力量的体现。没有任何力量能胜过它。不遵循佛道,就注定要破灭。所以……”

    说到这里,於大停下来,微微笑了笑。“获得胜利,不是战胜一向宗信徒,不是消灭那些好事的僧侣,而要沿着佛陀的道义前进。”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