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迎回濑名母子后,一向奉行节俭的义安于筑山附近建造华丽的居所用来安置濑名姬,自此濑名姬便有了筑山殿的称号。然而因为死去的元康的缘故,义安并不愿意过分亲近濑名姬,这为二人今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转眼一年过去了,三河国逐渐为义安所有,但是在松平氏中却有一股暗流存在。

    “吉良虽然是曾经是曾经的主家但三河应该属于松平一族,当初由于情势危急才让他成为主公,如今看了有些不太合适啊!”松平一族中有人这样想着。

    永禄六年七月,义安因为军粮问题向上宫寺借粮,上宫寺一方大为不满。

    于是永禄六年九月开始的三河一向宗暴乱,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二月,让吉良义安甚是狼狈。即使在朝不保夕的日子里,冈崎人也始终如铜墙铁壁般,不曾有过任何分歧。但就因为向佐崎的上宫寺借粮一事,竟导致了席卷三河的大暴乱。义安做梦也没想到,家臣和领民也会卷入其中。他打算迅速扑灭暴乱时,才发现暴民中有不少松平氏的家臣。

    如今东三河地区尚属今川氏的,只有吉田、牛久保和田原三城,而牛久保的牧野新次郎成定,和义安又暗中往来。因此,只要收服了吉田城的小原肥前守和田原城的朝比奈肥后守,三河地区就全部落人义安之手。但正值此关键时刻,暴乱发生了。

    虽然和筑山夫人之间仍有裂痕,但义安顺利地将母亲於大迎进了冈崎城,还挽留其夫久松佐渡守俊胜,让他留守冈崎城,义安自己则可毫无后顾之忧,纵横驰骋。

    “密切关注佛寺,听说加贺、能登、越中等地都有企图闹事者,万一发生骚乱,后果不堪设想。”修筑佐崎工事前,义安严厉告诫家臣。

    然而,僧侣们因为三河人没有谈妥便搬走了粮食,不但起来夺回了米粮,还杀死了酒井雅乐助派去调解的使者。

    “野寺的本证寺、针崎的胜鬟寺和佐崎的上宫寺自从开山以来,就是武将的禁地,年纪轻轻的义安竟敢擅自闯人,抢夺粮食,到底是何居心?”

    僧侣们不但杀掉使者,还无礼地将责任推到义安身上,这令他忍无可忍。但事后想,那显然是煽动者的伎俩。他们已经虎视眈眈许久了,企图激怒血气方刚的二十二岁的义安,趁机发动暴动。

    “让他多些历练也好。”熊若宫的主人竹之内波太郎不但不去平息乱局,还暗中煽风点火。

    暴动的发起人是酒井将监忠尚、荒川甲斐守义广和松平七郎昌久等人,他们拥立东条的吉良义昭为大将。“正值佛门危难之际,打倒佛门之敌义安!”他们以此为口号,揭竿而起,义安十分震惊。

    既然是为维护佛门,那么整个三河的一向宗信徒势必一呼百应。岂止如此,松平家有过半的家臣是一向宗信徒,且不说年轻人,老人面对这种局势,也不得不苦苦思索,难以抉择:究竟该选择佛陀,还是选择领主?

    这种选择,与选择投奔今川或织田氏完全不同。这是在今生和来世之间选择。究竟是佛陀重要,还是义安重要?谁给予的报应更令人畏惧?

    于是,决意追随佛陀的人,没过几日竟越来越多。暴乱者们将佛卷经文挂在长枪上,呐喊:“击败佛门之敌。进者往生极乐净土,退者堕入无间地狱!”

    以东条城的总大将松平广昭、上野城的酒井将监为首,纠集起野寺的荒川甲斐、大草的松平昌久、安达右马助、同弥一郎、鸟居四郎左卫门、同金五郎等,约有七百余众。盘踞在本证寺的除了大津半右卫门、犬冢甚左卫门,还有石川党人、加藤党人、中岛党人和本多党人等,约一百五十人。

    在动乱爆发中心上宫寺,以仓地平右卫门、太田弥大夫、同弥六郎等为首,加藤无手之助、鸟居又右卫门、矢田作十郎一众,都和松平家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而土吕的本宗寺里则有大桥传十郎、石川半三郎一族共十余人,此外还有大见藤六郎、本多甚七郎、成濑新藏和山本才藏等一百四十人左右。胜黉寺里除了蜂屋半之丞、渡边半藏、加藤治郎左卫门一族,还有浅冈新十郎、久世平四郎、笕助大夫等约一百五十人。加上各地闻风而动的百姓,暴民总数超过了三千。他们嚷嚷着阿弥陀佛、义安、极乐净土和无间地狱,纷纷涌至冈崎城下。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参与了暴乱,酒井雅乐助在西尾城与本证寺暴徒及荒川甲斐的军队作战,本多丰后守广孝则在土井城和针崎的松平广昭对峙,松平亲久在押鸭地区对抗酒井将监。

    但这次的敌人不容轻视。上和田的大久保忠俊老人指挥着家族中人和土吕、针崎的暴民作战。动乱者逼近冈崎城时,他爬上自家的屋顶,白发高高飘扬,吹响竹笛,大声道:“与城同在!”

    乱兵逼近时,守候在城中的义安即刻纵马而出。当他率队杀出城时,众人立刻四散而逃,但不久又如潮水般涌上前来。一张张暴民的面孔令义安咬牙切齿,怒不可遏。他脑中一片混乱,焦躁不安,简直难以置信。他们天真地相信义安即是法敌,对袭击行动乐此不疲,进进退退,不分昼夜,好像不知疲倦。

    暴乱从九月开始,到第二年正月,义安终于忍无可忍。

    自然,正月的筵席无法举行。如此下去,好不容易富足起来的领民又会陷入饥饿之中。恐怕到了春天这至关重要的播种季节,乱民还会沉迷于阿弥陀佛而不能自拔,纷争也不会停止。

    直捣他们的老巢!二月初,义安终于痛下决心。

    暴民进攻冈崎城的当天夜里,义安辗转难眠。

    半夜曾经有敌人来袭,到拂晓时分,又响起笛声。义安早已作好准备,一旦敌人来袭就切断其后路,他在明大寺的堤岸设了伏兵。但他万万没想到,暴徒们竟在随念寺旁的村庄放起火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