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亲永,带濑名姬过来!”咬牙切齿的氏真狂吼道。

    濑名姬顿时紧张起来。既然氏真不敢进攻义安,他将会采取何种残忍的手段加以报复呢?只要想想他将男女老幼拉到吉田城外斩杀,就可以知道氏真的残忍程度。

    “不能斩首完事,那太便宜他们,火烧也太客气……用钉子,用锯子……”他全身颤抖地向小原肥前发令时,就连一向冷酷无情的肥前也瞠目结舌。

    西郡城的鹈殿长照是氏真和濑名姬的表兄。没想到义安居然毫不留情地一举攻下城池,杀了鹈殿长照。凡事必深思熟虑的义安,既然选择主动攻击,想必已考虑到后果。他哪里还在意妻子和儿女的生死?濑名姬欲哭无泪,身体微微颤抖。

    “叫她来!将竹千代和阿龟也带来!将他们撕成八瓣!”氏真似乎猛地扔出去一个东西,大概是扶几吧,砸到了隔扇上,传来了可怕的折裂声。

    “请问让濑名姬母子来做什么?”亲永低沉地问道。

    “可恨的义安!还用问吗?亲永,你难道想袒护她?”

    “濑名姬在成为义安的妻子之前,已是先主的外甥女。”

    “什么?”

    “鹈殿长照也是先主的外甥,因为外甥被杀,而要将外甥女处死,亲永,这种处理欠妥。”

    “就这样不了了之?”

    “濑名姬究竟有什么错?只因为她没有制住冈崎城的丈夫?”

    “亲永,你想用道理来压我?”

    “濑名姬的母亲也是您的姑姑。请看在您姑姑的面上,暂且饶过濑名姬母子。”

    “不!”氏真好像又扔出了什么东西。这次是茶碗或棋盘。院中传来破碎的声音。“我一开始就恨义安。他那双眼总是闪闪烁烁,深藏阴谋,却还装得十分镇静。你们居然将他招为女婿。如今他不仅害死了藤太郎兄弟,还杀死了姑姑。若饶恕了他,天下人会更看不起我。”

    天下人看不起你,根本不在于此!亲永在心中驳斥。在这个乱世,没有人喜欢战争。但在找出一条可以中止战争的道路之前,武将应该紧咬双唇,咽下眼泪,进可驱万千兵将,退可保万世基业。

    遗憾的是,氏真怎能明白这一切?他陷入了幻觉,日复一日地享乐,只在闲暇时分憧憬太平。但男色、蹴鞠、美酒和歌舞绝对驱散不了战争的阴云,更无法给这个世界带来太平。此氏不亡,更待何时?

    “如若惩罚濑名姬母子,将给义安以口实,借此进攻骏河、远江。不如将濑名母子继续留在骏府做人质,然后借先主之名劝说义安,方是上策……”

    氏真激动地制止了亲永。“别说了!我已不信任濑名。她们母子肯定在暗中串通义安,说不定哪天会将义安引进骏府。连你都被义安迷惑了。把她带来!”

    但亲永没有动,依然严肃地望着氏真。

    “如果不听我的话,你也同罪。”

    亲永还是没有回答。一向为人和善的他,也觉得今川氏没有一丝希望了。别说氏真,就是义元将义安玩弄于股掌之上时,也没对冈崎人下手。对今川氏狡猾的伎俩了如指掌的义安,和因一时之怒而失去人心的氏真,器量的差别实在太大了。当听到义元战死那一刻,我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切腹殉死。想到这里,亲永肝肠寸断。“您无论如何都要惩罚濑名姬母子吗?”

    “是!”

    “既然如此,就请先取我的首级。”

    “取你的首级?”

    “是。是我亲永选义安为女婿的。先主虽已同意,但我夫人和濑名姬当时并不乐意……况且,既然您恨义安,那就怪先主和亲永缺乏眼光,请先取了亲永的首级!”

    氏真圆睁双眼,嘴角抽搐,气急败坏地咽着唾沫。

    在隔壁房中偷听的濑名姬终于站起身来。心中乱作一团,本能地想从这里逃开。最后,她终于挣扎着到了大门前的轿子里。“快,回家。”她语无伦次地吩咐道,已经神情恍惚了。对义安的恨与对儿女的爱都已经消失,只有即将到来的杀戮在她眼前浮动,她如同置身黑暗的宇宙,一片茫然。

    她醒过神来,轿子已经停在自家的阶上,轿门也打开了。附近的少将宫内,今夜好像要举行风流舞,不时传来练习大鼓的声音。台阶上站着皮肤白皙的十五岁侍女阿万。

    天色阴沉,快要黑了。带着湿气的风吹落了许多樱花瓣。

    “夫人,怎么了,您脸色这么苍白。”阿万赶紧上前扶住濑名。出得轿来的濑名姬,如同一个幽灵般。

    “阿万,把两个孩子带到这里来。”到卧房后,濑名姬仿佛刚想起来似的,匆匆道。

    义安离开后才使佣的这个阿万,是三池池鲤鲋大明神的神官永见志摩守之女,在府中是数一数二的美女。义安在时,濑名姬不让任何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子接近府邸,直到去年夏天,她才让阿万做贴身侍女。阿万表达忠心的方式十分不寻常。她经常盘起男人的发型,出入濑名姬的卧房。

    这时,阿万牵来了四岁的竹千代和七岁的阿龟。“竹千代,阿龟,过来。”濑名姬招呼道。

    两个孩子并排坐下,问候完毕,濑名姬仍然怔怔的,许久没有说话。

    最后,她忽然声音尖锐地滔滔不绝起来。“听着,母亲和你们一起去死。你们不要慌乱,也不要哭。你们是松平藏人元康的孩子,吉良义安的义子,也是今川治部大辅外甥女的孩子,是我濑名的孩子。不要被人耻笑。听懂了吗?”

    四岁的竹千代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大不同寻常的母亲,阿龟则早已小声哭泣起来。七岁的阿龟似乎已明白了母亲话中的含义。

    “阿龟,你为什么哭?你不明白母亲的话?”

    “母亲,请……请……原谅,我一定做个好孩子。”

    “哼!不像话!你还是武将的孩子吗?”

    濑名突然扬起一只手。阿龟赶紧蜷缩成一团,又哭泣起来。阿万站在门口,茫然地看着这一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