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植村一时有些茫然,但立刻紧闭双唇,随义安进到大厅。他还无法信任信长,如其对义安下手,他立刻将武刀递给义安,自己则欣然赴死。

    “三河有不可多得的武士。当年当场诛杀岩松八弥的,就是植村新六郎。”义安道。信长听此一说,看了看他,爽朗地笑着,指了指给他预备好的席位。

    “我一直崇敬织田。只是义安……”

    信长摆了摆手,“你大概想说,骏府里还有你牵挂的人吧。我知道,不要说了。”

    义安放下心来,重新打量着信长。眼前的信长令义安体会到一种亲近和信任。

    氏真相貌英俊,但如同玩偶,而信长则具有一种冷酷沉静之气,像冰冷的刀身,风骨凛然。大概再也找不出比他更加英武的大将了。他冷彻的眼神也让人过目不忘。世上还有比信长变化更大之人吗?他无疑是上天派来取代今川氏的人,集沉着、勇猛和智慧于一身。

    而信长的感触则完全相反。义安看去并没有信长想象中那样英武,那样凛然。他脸颊圆润丰满,线条质朴,但柔顺的外表下隐藏着坚定的自信。就在这个年纪,他竟能漂亮地赢得战争!还不仅仅如此,自从回到冈崎城,义安的居中调度与八方逢源都让天下人瞠目结舌。

    信长让贴身侍卫捧上礼物。他赠给义安一把长剑长光和一把短剑吉光,赠给植村新六郎一把武刀行光。

    “三河之宝也是我信长之宝,植村,这把行光送给你。”新六郎大惑不解地抬起头望着义安。他一直深信,信长是冈崎人的敌人,这个循规蹈矩的老臣显然没想到信长会称他为三河宝,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对你忠诚的奖赏,赶紧致谢吧。”义安道。

    新六郎的眼睛顿时湿润了。

    酒菜端上来了,衣着华丽的下人们不时殷勤地给信长和义安斟酒。

    和冈崎人事先想象的完全相反,信长待义安温和有加,丝毫不带战胜者的倨傲之态。义安不禁感到恐惧。既然对方这样对待自己,就更不能大意。义安从无向信长称臣的打算,信长恐也不会让他行君臣之礼。但义安仍然感到双肩沉甸甸的,双方看似平等,义安却感觉自己被对方激烈的性情压抑。但除了信长,又有几个人值得依赖呢?

    今川氏真已经完全指望不上了。甲斐的武田、小田原的北条则如同两只猛虎,从不停止觊觎今川氏的领地,除此以外的近邻,根本不可能助他一臂之力。

    “义安,我给你舞一曲,你且放开喝酒。”醉意袭来,信长站起来,得意地舞起那支他最拿手的《敦盛》

    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

    有生斯有死,壮士何所憾?

    信长的舞姿和歌曲很不相符,他显然不是在慨叹人生的无常,而是在为众人助兴。未几,义安也站了起来,随之起舞。

    缥缥乐土,缈缈旅途,唯愿此生,寄于佛祖……

    义安的声音和姿势,与信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说信长的歌舞纵横开阖,令人振奋,义安的歌舞则幽远沉静,让人心如止水。

    “好,好!”

    信长高兴地大口喝着酒。他有醉后强行劝酒的癖好。此时,他将一大杯酒一饮而尽,劝义安道:“这可是坚定你我情谊之酒啊!”众人忐忑不安地望着义安。他们知道,若拒绝,性情暴躁的信长定当场发作。

    义安微笑着接过了酒杯。“我很高兴……”他神情自然,咕嘟嘟一饮而尽。

    信长豪爽地哈哈大笑起来。他很高兴,自己身上欠缺的,正是义安身上拥有的。人们终于放下心来。他们从没见过信长如此豪爽,如此开怀畅饮。众人在惊奇之余,不禁对义安产生了好感。

    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信长和义安不但性情相反,外表也截然不同。信长身材修长,而义安则身宽体胖。信长双眉紧凑,眉尾上挑,而义安双眉分开,眉尾低垂。信长鼻梁挺直,而义安的鼻梁则厚重多肉。但二人却如此亲近,远远超越了凡恪之人的程度。

    当二人纵马驰出清洲城时,两家的贴身侍卫们已经不再互相猜忌了。

    信长带领着岩室重休和长谷川桥介,义安身后跟着鸟居元忠和本多平八郎,兴冲冲向热田方向奔去。

    “我是希望你我能够单独相处。”信长令随从放慢速度,甩开众人,笑了笑;义安也微笑着点头。

    “关于三河和尾张的边界……”

    “必须清楚地定下来。”

    “我派泷川一益和林佐渡去。你呢?”

    “石川数正和高力清长。”

    “地点?”

    “鸣海城可好?”

    “好。”

    片刻工夫,二人已将几十年的纷争战火轻轻止息。

    那古野城的角楼在冬日湛蓝的天空下显得分外挺拔,天王寺迎着阳光,熠熠生辉。

    “有一事我一直想问。”

    “什么事?请不要客气。”

    “你在桶狭间之役后,依何顺序奖赏家臣?”

    “呵呵呵。”信长笑了,“你呀,想通过此事来打探我的老底。但我无须隐瞒。我首先奖赏的是梁田政纲。”

    “为何?”

    “如不是他及时把握时机,就不可能取胜。”

    “其次呢?”

    “是第一个刺向义元的服部小平太。”

    “那么取了义元首级的毛利新助呢?”

    “第三。”

    “噢。”

    对话到此为止。义安已经充分明白了信长的驭下之法。能否取得首级是运气,冲在最前面的勇士方才应该大加奖赏。

    不大工夫,二人就到了热田。来到他们熟悉的神社大门前,义安远远望见白发苍苍的加藤图书助的身影时,眼角顿时湿润了。

    有一个女人和图书助并肩而立。当义安看到她就是被信长以参拜热田神社之名,从阿古居城请来的元康亲生母亲於大时,他被信长深深地感动了。自从元康被讨死后,义安为了回报他的“让国”之恩便将於大视作义母,与织田的结盟於大也帮助颇多。

    义安稳稳地从马背上跳下,向於大走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