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就是战胜国,连领民都毫不在意别人的反应。走在最前面的本多平八郎忠胜听到这些带有轻蔑意味的窃窃私语,不停呵斥:“闪开!闪开!”

    本多平八郎虽然只有十六岁,却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他不时挥舞起手中三尺多长的大薙刀。“都给我闪开!三河吉良义安大人到此,谁敢无礼,我一刀砍下他的脑袋!”

    义安没有训斥,也没有制止忠胜。他平静地眺望着城外的爱宕山,在本町门前停下马。

    “我乃吉良义安的家臣本多平八郎忠胜。如有无礼者,定斩不饶。”即使在一益面前,平八郎仍然声如洪钟,还挥了挥大薙刀。

    一益微笑着答道:“一路辛苦了。有我一益在此,你尽管放心。”

    “我怎能放心,听说尾张狐狸最多。”平八郎想让人明白他坚定的决心:胆敢有人袭击义安,他就杀无赦。一益当然清楚,因此当义安从马背上下来时,他恭敬地低头致意。

    众人无不目瞪口呆。他们认为,织田氏对于这支前来归顺的队伍,过于慎重了。

    进城到了上富神明社附近,林佐渡、柴田胜家、丹羽长秀、菅谷九郎右卫门等重臣,已经列队迎候。这种待遇连三河人也感到极为满意。

    来到预定为义安下榻处的二道城,信长已经站在大门前。他一看到义安,便叫道:“噢,终于来了。”他的声音不再暴烈、急躁,好像是发自内心地欢迎这位他等候已久的贵客。

    义安规规矩矩施了一礼。对于他来说,踏人这个门,就已经将身家性命当作了赌注。如果这件事传到骏府,那么卑鄙的氏真可能杀了濑名姬和竹千代。一想到这个,义安即使想笑,也笑不出来了。

    信长真情流露的好意,让三河人内心备觉温暖。可这是信长的真心吗?尾张与三河可是世代为仇啊!这个在田乐洼取了义元首级的骄傲大将,居然双眼发红地拉着义安的手,把他迎了进去。

    万不可大意,他可能是故意如此,以让冈崎人放松警惕,说不定已暗中作好灭了冈崎的准备。这些翻云覆雨之事,史上早已屡见不鲜。在三河人看来,胜利者信长主动派使者前往冈崎城要求结盟,本身就已经很奇怪了,他们不相信信长今天会以平等的态度对待他们。他们昂首挺胸,不过是为了尽可能地冲淡作为归顺者的屈辱。

    当他们进入二道城的书院,泷川一益道:“此乃下榻之处,众位可以放心在此歇息。”

    早在众人尚未启程之时,鸟居元忠便提醒众人:“不能大意,那些狐狸想麻痹我们。”

    “尽管算计吧。我绝不离开城主半步。即使大人与他们面对面,我也决不放下手中这把大薙刀。”本多平八郎道。

    “大薙刀肯定带不进去。到时候会让你把刀交出去……”平岩亲吉双手抱在胸前,忧心忡忡地皱着眉头。

    义安已在书院上首坐下。他让随从将窗户打开一些,凝视着五条川边矗立的高高的角楼。

    义安并不害怕信长,但是午后冬日天空的乌云,在他的内心投下了重重阴影。信长是否有什么诡计,现在已不是问题。对信长信任与否另当别论,义安这样做,是为了冈崎城的长远计划,是为了海道三国的太平与安宁。但如何才能让氏真明白他的真意?他是否未曾努力去争取氏真的理解?种种反省不断刺痛义安的心。

    “吉良义安为了实现野心,置妻儿的生死于不顾!”如果被世人如此谩骂可就不太好了

    今日能够顺利地和信长见面、结盟,其中也有元康母亲的努力,义安对此十分清楚。元康母亲努力影响水野信元和久松佐渡,无非是为了制造吉良、织田两家的和睦氛围。氏真将人钉死,然后吊起来示众的残忍情景,又浮现在义安眼前。

    “一切都交给我。年轻娃少说话,一切交给我!”就在这时,隔壁房间传来植村新六郎训斥外孙本多平八郎的声音。

    “我们怎可不守护在主公身边?”平八郎认为极其荒谬,对外祖父植村新六郎毫不留情。

    “我们呆呆等在此处,万一发生意外,可如何是好?”

    “届时我们会大声叫你们的,岂能都跟在主公身边?那会使主公的声名蒙羞,会被人家嘲笑为胆小鬼。”植村新六郎道。

    义安正想竖起耳朵仔细听,迎接他的使者来了。“织田尾张守信长大人在本城大厅恭候。请大人随我来。”

    “辛苦了。”义安站起来,正了正衣襟。植村新六郎捧着他的武刀,也立刻站了起来。义安朝忐忑不安的随从们笑了笑,道:“不必担心。我去了。”说完,他带着新六郎昂然而去。信长大概不会再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但只要能避免,义安就不想刺激骏府的氏真。

    当义安带领新六郎抵达本城时,一个武士远远嚷道:“带刀者退下。”

    他挡住了新六郎。义安故意没有回头。新六郎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仍昂首挺胸跟着义安。又有人嚷叫起来:“主公面前不得无礼!”

    他们即将进入大厅时,并排而立的织田重臣们不约而同向主臣二人转过头来。“按照清洲的规矩,不能带刀到主公面前。去刀,退下!”

    “不!”新六郎突然厉声回敬道,“吉良氏大名鼎鼎的植村新六郎氏义,握主君之刀跟随主君,有何不妥?”

    “住口!”坐在上首的织田造酒丞吼道,“这里不是冈崎,是清洲城!”

    “无论在谁城中,即使战场上也不例外。吉良义安所到之处,必须有带刀侍卫跟从。你们为何那么怕带刀者?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决不会离开主公半步。”

    义安默默地站着,造酒丞正要起身,坐在正面的信长伸手制止住了。

    “是三河的老将植村吗?”

    “是。”义安回答。

    “植村之勇,世人皆知。忠心耿耿。无妨,让他一起进来。”信长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