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刚才还说恕难接受,但不是全部接受了吗?而且,他在打喷嚏时表明了决心,即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义安都决不会做织田氏的家臣。

    真是非同寻常的大将!与这样的大将,根本无须谈论降服之事。一益顿时放下心来。“在下完全明白。”

    “太好了,没有任何前提条件就实现了大义,两家握手言和。太难得了!来人,将礼物抬来。”

    一益忽然想到,信长吩咐义安到清洲城去,这么重要的条件居然被义安改成了“待机前去”。然而事已至此,恐已无法再次提起这个,如重申,只恐被义安耻笑。

    一益只好收下礼物,装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对义安深施一礼道:“我家主公定然也十分高兴。因需为迎接您作些准备工作,所以敢问大人,打算何时前往清洲?如此,在下便可回去复命了。”

    义安看了家臣们一眼,轻声道:“我最近实在无暇考虑此事,届时再知会你不迟。我也不好随便定下日子,织田君也很忙啊。你且回去问他何时有空闲,再与我商量,如此可好?”

    一益心悦诚服地伏倒在地。眼前的一切如同梦中。他虽然醉心于信长并望一生跟随,但看到义安的一言一行,他竟有点心动,怀疑是否要另投明主。真是天外有天!如果说信长如同熊熊的烈火,眼前的义安则让人联想起月亮,在火焰上方静静地放射光芒。

    家臣们如释重负。自然也有人恐惧,认为义安不应轻易答应前去清洲城;但那毕竟是将来之事,眼前实现了无条件结盟,这个结果绝对无可挑剔。

    接下来,义安带着一益悠闲地巡视了冈崎城,直到大厅内欢迎使者的酒宴准备好,他们方才回来。

    二人参观了本城、二道城、箭仓、米仓、兵器库,这种安排可以有两种意思。一种意思是,义安根本没有将织田氏放在眼里;另一种意思是,义安对信长毫无隐瞒,想通过一益向信长表明,冈崎人对他毫无二心。

    过了三道门,义安用扇子遥遥一指,“那是我继母花庆院夫人的住所。”一益“噢”了一声,停下脚步。

    “我想让花庆院夫人度过安静祥和的晚年。她对我而言很重要。”

    “大人不准备惩罚他们家族的不义行为了?”

    “我曾经为此而恼怒。但如不发生此事,我和织田君有何缘一见。神灵在冥冥中自有安排,这非人类智慧所能企及。”他的表情严肃而认真,随后指着竹篱笆对面的庭院,那里有个人影在晃动。

    “那是夫人的侍女可祢。你看,她正在剪水仙花。我听说她出生在尾张,确实是个好姑娘。”

    一益惊讶地定睛望去,早春的庭院里,一个娇艳的女子在走动。义安一直微笑着,一益忽然怀疑起眼前之人是否真的只有二十岁。

    第二年,永禄五年正月,义安拜访了清洲城。有的家臣担心义安的安危,劝他不要前去,但他置若罔闻。泷川一益离开冈崎已快一年。急性子的信长此间肯定在切盼义安前去,如再拖延下去,拜访就要失去意义了。

    况且,骏府的氏真已经走上了灭亡之路。尽管剽悍而暴烈的信长忍住性子没有采取行动,但氏真仍然不敢为他的父亲报仇。他恨义安不去骏府,将义安同族松平家广的十余个家人赶至吉田城外,斩首示众。如果义安因为害怕更多的人质被杀而前往骏府,尾张和三河之间又会如何呢?

    凭信长暴烈的性情,他肯定会趁势攻人冈崎。所以义安反复声明,不能离开冈崎城,但氏真的疑心却丝毫未减。义安不能不集中精力对付织田氏,这种状态从义元被杀的永禄三年,一直持续到泷川一益前来结盟的永禄四年二月。

    看起来像是在为义元报仇,义安征战时避开了信长的主力,先后降服了举母、广濑、伊保、梅坪等和松平氏有渊源之地,然后又和水野信元在十八町啜、石濑地区交战。所以,既然氏真不如其父义元,就应该承认义安“忠义”。和水野信元的石濑战役结束后,义安和信长结成了同盟。既已结为盟友,无论城池多么小,义安都不应该侵入织田家的势力范围。

    义安的举动越发激起了氏真的疑心,他命令驻守中岛城的板仓重定、吉良义昭和糟谷善兵卫尽力反抗义安。义安只好镇压,以加强冈崎城的守备。结果,又有人质被推出吉田城外处死。

    被杀的有松平家广的小儿子右近、西乡正胜的孙子四郎正好、菅沼新八郎的妻子和妹妹、大竹兵右卫门的女儿,以及奥平贞能、水野藤兵卫、浅羽三太夫、奥山修理等人的妻子和儿女。这些人都是在义安返回冈崎城后,有感于吉良氏旧恩而主动归顺的武将。

    正值夏天,行刑场所是城下的龙拈寺。其残忍程度让旁观者无不失色,就连那监斩官吉田城城代小原肥前守资良的家臣们也不忍目睹。

    屠杀结束之后,氏真道:“若义安胆敢背叛我们,那么关口夫人、竹千代和阿龟,都将是同样下场。”这种无比拙劣的威胁,只是促使义安下决心早早访问清洲城。

    随从二十二人,从十六岁的本多平八郎到年近六旬的植村新六郎氏义,众人无不抱着壮士一去不返的必死决心,跟随义安抵达了清洲城。

    一行人在那古野城和泷川一益派来迎接的队伍汇合,随后在他们的保护下进入清洲。城下的百姓纷纷涌到本町门前观看,使得众人寸步难行。

    冈崎的吉良义安前来拜访因为斩杀了今川义元而声名大振的织田尾张守信长——听到这个消息,城下的百姓当然认为义安是来归顺示好的。

    “虽说如此,但马背上的吉良义安很是威风呢。”

    “他进城后肯定会卑躬屈膝的,现在姑且让他威风一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