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你到这里就不行了吗?真是让我感到无趣啊。”

    充满失望的语气,梦无生看韦州就像是在看一个失败品。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韦州在梦无生身上感到了巨大的压迫感,他甚至不敢直视老者的眼睛。韦州莫名地认为他在老者瞳孔中的倒影,是一个只有介子大小的微生物,而外面的世界,无论三国还是现代,在老者的眼中与沙砾无二。

    “我是死了吗?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韦州低语两声,回忆如潮水般涌入他的大脑。

    蔡青偷袭小乔被文祥击飞,恼怒下掷出匕首,在关键时刻,他为小乔挡住了飞过来的灰色匕首。再然后,他看到插在他肩膀上的匕首散发死亡的波动。

    “我明明没有被刺中要害,怎么会死。灰色的匕首……看来那把匕首非是凡品,恐怕连董熊他们也无能为力。”

    “到现在,你还不知道你是死在谁的手上?”

    梦无生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打断了韦州的思考,韦州见老者用看弱智的目光看他,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不是被蔡青的匕首刺死吗?

    不然我还会怎么死?

    梦无生洞穿人心的双眼看到韦州的内心想法后,不冷不热的语气终于是有所改变。如果老者之前是在和头脑不太灵光的家伙说话,那现在,他认为自己是在和一个傻子在说话。

    “你觉得以你伙伴推演之术的能力,会看不到你有血光之灾?”

    韦州愣了下,见梦无生波澜不惊的脸上忽地露出饱含深意的笑容。

    “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

    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

    韦州偏向理科,他的语文基础在班上只能算作中游,可他的心情却随着诗的每一个字越发地低沉。低沉感让他犹如一个溺水者,坠入深不见底的水底,不见光芒,无法呼吸。韦州捂住自己的双耳,可声音像是穿透了手掌,直达他的大脑。

    “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

    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你别再说了!”

    明明不知道梦无生念的这两句诗是什么意思,悲凉之感却在心灵的深处不断膨胀。

    念完诗,梦无生抬起右手,掌心向上。韦州的脚底有环形白光绽放,笼罩了他的身体

    “本来那把长剑是留给你最后关头用的,没想到现在就要动用它的力量。”

    白光没有持续多久,便有灰色的气流从韦州的肩膀处流出,在白光的照耀下消融。

    “你该回去了。”

    梦无生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饱含沧桑的双眼有点白光一现一隐。漂浮在这片空间的韦州忽然感受到了重力,直直地向下作自由落体运动。

    “你和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我说过,你死的太早,这个游戏就乏味了。”

    黑暗的尽头,梦无生空灵的声音由远及近,一道强横的声波追上韦州,他的身体震成虚无。

    荆州城的上方,乌云密布,不时地有一两条电蛇跃出云层,吐着信子,向世间展示天威的恐怖。又是一声闷雷,几条电蛇纠缠在一起,绽放出耀眼的电光。

    卧龙岗的最高峰,巍然屹立,可以遥望荆州城的全景,距离天上的雷云也仅有咫尺之遥,是当地唯一没有人敢踏足的地方。民间传闻,那是神仙修炼的道场,凡人不可以接近。

    而在顶峰的一块巨岩上,有一件八卦袍悬浮于此,似乎在等待什么的降临。

    城中某家客栈庭院的一处厢房内,躺在木床上的韦州盖着白色的棉被,枕头下面放了一柄长剑,他的脸上不时地有灰色的气流窜出。床边的凳子上,一个道袍青年双手撑着大腿,看向窗外的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两天了,韦州还是没有醒。

    董熊推算出华佗在离荆州不远的地方游历,便让文祥他们出去找。留下他一个人,在客栈照顾韦州。

    “时间到了……”

    站起身,董熊把头转向韦州。在一个星期前,他就已经用推演之术算出。

    今时今日,韦州,卒。死因,阎罗匕首的毒劲爆发。

    无数条灰色的气流钻出韦州的脸庞,覆盖了他的脸面。五息内,韦州便会窒息而死,大罗神仙来了也回天乏术。

    “永别了,韦州……”

    表情冷淡,董熊没有半点要救韦州的举动。或者说,事件本就是朝着他所期望,所掌控的方向发展。

    眼前一亮,突如其来的白光闪痛了董熊的眼睛,长剑上扩散一圈白色的光晕将韦州笼罩。灰色的气流遇到白光犹如碰到了可怕的天敌,迅速地消散。

    白光转眼来,转眼去,在韦州全身上下的灰色气流被彻底清除后,房间内又恢复了原样。

    韦州的长剑?

    董熊掐指运算,将推演之术运用到了极致,要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算出。

    好端端的天意,怎么会因为那柄长剑而发生改变?韦州的必死之劫竟然因为那把剑,被破开了!

    朦胧的天机,是没有头没有尾的浑沌,董熊的视线在浑沌中穿过一条又一条命运之线,找到了韦州的那条。那条本来死气沉沉的白线,此时已散去了灰气,重新焕发光彩。

    凡事皆有因果,有果则有其因。长剑能救韦州,必有其独特之处。董熊顺着与长剑有关的因果寻去,却只看到一片模糊,没法得到任何信息。

    有其他大术士在遮掩天机?董熊并不泄气,信心饱满的他相信即使是卧龙岗的那位,也无法完全阻断他探索天机!

    双手结印,头顶浮现一枚铜钱,铜钱转动,开始缓慢的速度随着铜钱的旋转越来越快。嘤,一道七彩光束从铜钱的方形孔洞射出,正中董熊的百会穴。他的瞳孔先是变成七彩色,接着又陷入了浑沌。

    这是属于左慈的推演之术,勘天。这一招他甚至没有在文祥、浪他们面前用过,是他真正的底牌。当然其他大术士也有属于自己的推演之术,但左慈的勘天术绝对能排进前三。

    模糊的因果在堪天术下,变得比以前清晰一点,至少不是什么都看不到。董熊全力催动堪天术,他的瞳孔不再是浑沌,而是倒映出一行字。

    董熊看到那行字后,眼睛一睁,整个人如同时间被冻结般凝滞。头顶的铜钱缓缓停止了旋转,落入了董熊的天灵盖中。

    人算不如天算。

    无数念头在董熊头脑中闪过,却没有一个答案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自董熊成为左慈后,依靠堪天术,他拥有了近乎神的视野,可谓是天下之事了然于心。而这一次,他貌似踢到了铁板,还被哪个家伙戏耍。

    “董熊……”

    汗毛倒竖,回头看到韦州平静的目光。他清澈的瞳孔中有道无法抹去的悲凉,董熊竟有种所作所为都韦州被知晓的感觉。

    很快,韦州收起了目光,没有再去看董雄。他坐在床头,无声地低着头,长发自然垂下遮住了他俊秀的脸孔。董熊尴尬地站在原地,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现在的韦州,应该是躺在床上的死人才对啊,这是一个星期前他就确定的事实啊!

    “韦州你终于醒了,大家都很担心你啊。”

    “……”

    “之前的事我都处理好了,虽然刘表老儿死活不交出蔡氏,但蔡青还是被处以死刑。不过,这只是蔡家弃车保帅的计策罢了。看来刘表已经被蔡家牢牢掌控,荆州已成是非之地,我们早点完事早点走人。”

    “……”

    “小乔他们去找华佗了,他就在荆州附近。据说,这个世界的华佗只要病人还有一口气,就没有治不了的。你的伤对他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

    “他们还要多久才回来?”韦州打破了沉默,开口问道。

    “我算算,再有半个时称他们就到客栈了。”

    董熊的心灵深处,铜钱还在以非常慢的速度转动。还没有完全收了神通,董熊正好用来推演文祥他们的路程。

    “你的推演之术,真的有这么准啊。”

    “还好吧。”话音刚落,董熊的表情再次凝固。

    “那你早就算到……我来荆州会有死劫吧。”

    窗外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屋内的一切。

    韦州低下的头侧向董熊,电光之下,他从长发中露出的右眼如同一点寒星,闪着白光。瞳孔的深处,董熊不仅看到了那道浓郁的忧伤,还有,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对背叛的绝对愤恨。

    轰隆隆!轰隆隆!

    卧龙岗的天空出现了一种引力,将附近的雷云全都吸引过来。越多的雷云靠过来,天空显得越发的黑暗。最后,当阴沉的云层汇聚到一定程度后,失去了云的形态,反而更像是一个小型黑洞。

    若是董雄等人在这,肯定可以确定这是一名术士的手笔,而且是大术士。在这个世界,天生异象大多都是人为导致。

    黑洞吞噬了更多的乌云,此处顶峰巨岩上的八卦袍亮起了银光,似乎在为谁指引方向。黑洞受到了八卦袍的牵引,开始变得躁动,五十平方米的大小不断地压缩,一直小到只有水缸的口子那么大才停止。

    论其大小,与天地相比不过渺沧海一粟。但可怕的是,天地似乎都因为这个只有水缸口子大小的黑洞而颤栗。黑洞周围的空间重复着破碎和修复的过程,看上去苍穹都难以承受黑洞的存在。

    黑洞缓缓下降,逐渐接近了悬浮在巨岩上的八卦袍。八卦袍受到了黑洞的引力,化为一道流光投入其中。半盏茶的功夫,一道人影踏出黑洞。

    此时此刻,荆州城大雨连绵,而卧龙岗却已放晴。

    “终于从“天意”那里回来了,虽然错过了游戏的前半段。但是,后半段更精彩啊。”

    没有乌云的阻碍,大日投下的一缕阳光落在卧龙岗的顶峰。一名身穿八卦袍,头戴七星冠,脚踏芒鞋的清俊男子含笑屹立于巨岩上,眺望着荆州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