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奴隶二号?韦州突然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我不是只答应以后你说什么我做什么,我怎么就成你奴隶了?”

    “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这和奴隶有什么区别?”

    好像,还真没什么区别……

    “好了,奴隶二号。你先告诉我,你刚刚说的OK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是二号……”

    女孩作出生气的模样,挥动她的小拳头恶狠狠地说道。

    “以后我没让你问问题,你就不准问!知道了不?”

    这么可爱的外表下,却是如此凶悍的心。韦州除了无语,只剩下无语。

    “OK是好的意思,小妹妹,我们是不是该离开这里了?不过也怪了,按理来说那三只狼应该早就追来了才是,怎么还是没有见到它们的影子。”

    “你是奴隶,记得要叫我主人!好了,你现在跟着我走。既然巨狼没有出现,那就说明它们没有追上来,或者被你甩开,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完,小女孩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韦州很想反驳一句,可一想到自己答应了女孩听她的话,只好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

    女孩一会儿左转,一会儿右转,一会儿又往回走。虽然女孩走得毫无章法,韦州却隐隐地觉得其中有着极其深奥的规律。这女孩,果真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奴隶二号,我问你,你是不是丹阳太守的侄子周瑜?”

    韦州左眉微挑,点了点头。韦州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知道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他不由得对女孩是谁感到十分好奇。

    “回答问题要出声!”小女孩不满地说道,但语气里更多的是调笑。

    这女孩就是想玩我吧……尽管韦州猜到了这点,可他却没有生气的想法,有的只是无可奈何。

    “是,我就是周瑜,你好聪明啊。”

    “你这是夸我吗?”

    “不是吗?我都说你好聪明了。”

    “你没听过一句话,叫口是心非吗?”

    于是乎,女孩又给韦州定了一个规矩,不能随便夸她……你不要和我说她只是一个小女孩,我不信,我死都不信。

    不过越是这样,韦州越是相信这个女孩有能力把他带出去。不到一刻钟时间,韦州就看到身边的树木变得稀少,雾变得稀薄。看见不远处便是森林的出口,上卧龙岗的路,韦州从一开始就想说却一直没说的事必须要提出来了。

    “小妹妹,你可以找到我的朋友,并把他们带出来吗?”

    “都说了要叫我主人,不要叫我小妹妹,我讨厌小字!还有我没让你说话,你不能说话,要不你就违约了!”

    “你真的见死不救?”

    “真的不能再真!”

    韦州用食指关节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心想求她这条路果然行不通。既然如此,韦州转身走向了森林的深处。

    “你这是要干嘛!你要违背你的誓言吗?你是要承认你是一个大叔吗?”

    韦州回过头,对女孩笑道。

    “我就是一个大叔,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用这种誓言来束缚我,这女孩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小女孩却像是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的样子,没有生气,也没有后悔。她从怀中掏出一个木质方块,韦州定睛一看,那居然是一个魔方!女孩转动魔方,魔方发出咔咔咔的声音。韦州想到了前世一个有名魔术师常说的一句话,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

    那个木质的魔方在女孩的手里转动了几下后,竟然变身了,变成一个小狗形状!韦州差点大叫了一句,我擦,变形金刚!

    “小乖,你去帮帮那个怪蜀黍。”

    小女孩接着对韦州说道。

    “小乖可以带你找到你的朋友,还能带你们出这个森林。记住了,不要欺负我的小乖,否则我定要你好看!”

    小狗伸了个懒腰,轻蔑地看了韦州一眼,汪了一声,朝一个方向跑去。

    “小乖叫你跟上去。”

    这个太神奇了,韦州很想问问女孩是怎么做到的,但转念一想,很明显女孩不会说。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追上小乖找到董熊他们,然后大家一起出森林。

    小女孩望着韦州远去的身影,狡猾地笑了笑。

    我会不知道你发的誓没有约束力?我本来就是来帮你们的,只不过想顺便逗你玩罢了。呵呵,天真的到底是谁?

    韦州自然不会知晓女孩在想什么,就算他知道也只会认为女孩无聊到爆。毕竟,他可以和伙伴们走出这个鬼森林了,这足以消除他遇到的所有不愉快了。

    老天爷估计看韦州被女孩逗弄得够可怜的了,大发慈悲地没有让他再遇到什么倒霉事,不仅顺利地找到了董熊三人,还碰到了同样迷失在森林里分不清方向的文祥。

    等到韦州他们出森林,已是到了黄昏,森林的雾迅速地消散,重新围绕着大山转动。韦州站在高处瞭望森林,发现森林的排布像是一个龙卷风,树木的生长都有微小的倾斜,幅度很小,在大雾的隐藏下几乎看不出来。而且森林的外一圈是顺时针,中圈却是逆时针,里圈又是顺时针,极为怪异。

    “大自然真是神奇,可以生出这种森林,再加上浓雾,雾鬼森林就是一个最复杂的迷宫。”

    “其实有传闻,说雾鬼森林是黄承彦老先生四十年前一手种出来的。”

    “黄承彦?黄月英的父亲?”

    “恩,是那个女孩的父亲。”

    “熊孩子,你还是坚信那个女孩就是黄月英啊,你也不想想诸葛亮怎么可能娶那么小的女孩为妻?我们都认为她是诸葛亮的女儿可能性更大。”

    “有一句话,叫真理掌握早少数人的手里。”

    董熊说出这句话时,脸上都是有着一点不自信,韦州搭着董熊的肩膀,只是笑笑。之前为了这个女孩的身份,他们可是争论了好久。

    首先,董熊他们听到韦州的经历后都感到十分惊奇,一个小女孩竟然这么厉害。好奇心下,董熊通过推衍天机推算女孩的身份,得到的结果却让众人大跌眼镜。在大家期待的眼神下,董熊支支吾吾地说。

    那个女孩,是孔明的妻子。

    小女孩的小狗在完成任务后就跑得无影无踪了,董熊虽然没让浪去追它,却一眼看出这只小狗是一只机关狗。拥有如此聪明的机关狗,还是诸葛亮的妻子,韦州还说她有相公,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了。

    这女孩竟然是三国有名的才女,木流牛马的制造者,黄月英!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真相只有一个?那也没人相信这个真相。

    “熊孩子,你的推演之术是不是退步了啊。”

    “你是不是出了点误差啊?把女儿算成了老婆。”

    “唉,我们也不能总是依赖熊孩子的推演之术。”

    说好的小伙伴互相信任的,朋友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哪去了?友谊的小船,真是荡啊荡啊就翻了。

    尽管种种迹象都表明小女孩就是黄月英,可是,这年纪也实在是太小了吧,你说是黄月英女儿可信度还高点!

    “你们凭什么质疑我推演出来的结果?韦州不也说了,那个女孩说过自己有相公。”

    董熊不能再忍了,他还是第一次推演之术遭到这么多人质疑。

    “你要我们相信诸葛亮是个恋童癖?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啊,即使这个世界的诸葛亮与我们认知里的诸葛亮不是同一个人。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未来蜀国的丞相,有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称的千古忠臣。”

    而且一个小女孩叫相公叫着玩也不是没有的事,孩子心性可以理解。这是韦州等人的想法,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小女孩说她有相公是她和韦州说的话里,少有的一句真话……

    这一次没人信懂熊的推演之术,连董熊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推演之术是不是出了问题。看过三国演义的人,在潜意识里都会把诸葛亮当成三国智商最高、人品可以与关公并列的妖孽存在。想到诸葛亮三个字,与之挂钩的也只会是褒义词。

    比如把逗逼和董熊联系在一起,总会有他的一群损友认同。若是把逗逼与诸葛亮联系在一起,无论是谁都会觉得,这两个名词完全对不上号啊。

    诸葛亮在卧龙岗上有很大的名气,韦州一行人随便找了个路人打听就问到了路。一里路不到,一间意料之中的茅草屋出现在了拐角处。茅草屋,简直成为古代隐士大能的标配住所了。

    茅屋前,有着可爱小脸蛋的女孩正在逗弄一只机关小狗,正是之前困住韦州还要求韦州作奴隶的那个女孩和她的机关狗。浪思索着和小女孩不熟,便让韦州去和小女孩搭话,毕竟他们见过面。而韦州一想到之前被小女孩胁迫叫主人,顿感颜面尽失,便推脱着让浪去和小女孩说话。

    浪也没拒绝,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她有种想要捏女孩脸蛋的冲突。于是浪走到小女孩的面前,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是……”

    “啊!”

    小女孩忽地大叫了一声,眼睛在面前的浪和不远处的韦州身上转来转去。浪以为小女孩误会她是来替韦州报仇的,便解释说他们没有恶意。可是小女孩眼中的惊恐之意还是没有消失,只是轻声说了一句。

    “大姐姐,你真的不是来帮那个大叔抓我的?”

    浪差点笑出声来,她都可以想象韦州听到女孩叫他大叔时脸有多黑了。面带微笑,浪用温和的声音说道。

    “你不用担心,如果那个家伙敢欺负你,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小女孩怔了下,猛地扑到浪的怀里,可怜兮兮地说。

    “姐姐你要替我做主啊!那个怪蜀黍,他,他在森林里对我动手动脚。他抓住我,要我告诉他怎么出去,我一时淘气故意激怒他,说我无论如何都不帮他。结果,结果。”

    小女孩说到结果两个字时,似乎想到了不好的回忆,眼中流露出的是对未来的绝望。女孩越说越凄凉,越说越痛心,说到最后,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站在远处的韦州看到小女孩扑入浪的怀中,正奇怪发生了什么,就听到了女孩大声喊出来的话,听到女孩悲伤得足以打动上天的哭泣声。在那么一瞬间,韦州以为自己真的对这个小女孩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什么叫影后,小女孩完美地诠释了这两个字的意思。

    “韦州,没想到你……”

    董熊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的好兄弟竟然是这种人。

    “混蛋!”

    文祥左手摸到背后白虎枪的枪杆上,见韦州连这么小的女孩都下得去手,嫉恶如仇的他大有为民除害的打算。

    “我,我没有。”

    作为当事人,韦州很清楚女孩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假的。可是,他怎么觉得同伴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听他的解释。

    “董哥,文祥哥,你们怎么能因为那个女孩的片面之词而怀疑韦州。”

    小乔在一旁听到小女孩的哭诉,只是感到好笑。韦州要是好色之徒,早就可以借着婚姻之约强占她,而韦州却一直遵守着他们之间的约定,没有任何的非礼举动。所以,小乔相信韦州,相信他不会做出猥亵少女这种事。

    文祥和董熊睁大眼睛,他们也在此刻反应过来自己的不对劲。而抱住了小女孩的浪突然转过身,冲向韦州,手上的短刀上有黑芒闪耀。

    “韦州你个人渣、伪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