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白光刺出的速度虽快,却快不过灰狼的扑击。在白光即将触碰到灰狼时,灰狼的狼爪借地起跃,带出一道道灰色残影闪开了白光的攻击。

    狼爪前伸,灰狼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盯着转眼间就近在咫尺的灰狼,韦州甚至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腥风。无论是那沙包大小的狼爪还是那散发寒光的锋锐獠牙,随便哪个落在韦州的身上,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韦州与灰狼对视,灰狼没有在韦州的眼中没有看到以往猎物通有的情绪,恐惧和绝望。与之相反的是,当它与这个人类近身后,它嗅出人类在这一刻爆发出的浓浓战意!

    直到刚才韦州将长剑化为了白光,他都没有对灰狼使用卸力,而是任由它扑倒自己的面前。想要让自己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就要给对手更多的机会。不这样做,如何体会生与死的搏杀。不这样做,怎么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

    灰狼的行动纵然快得像一道灰色的闪电,可它的速度再变态,还能快过真正的闪电不成!连闪电都被韦州带离了轨道,一匹灰狼对他来说又算什么。

    白光的方向发生细微的偏转,灰狼的狼眼一瞪,只觉身上的力量被卸到了另外一个方向。就像一辆卡车在高速前进的时候,司机不小心用力转动了方向盘,卡车当即在马路上来了个漂亮的漂移。通常的结果,不是翻车就是撞墙。

    灰狼的狼爪没来得及抓紧地面,它的身体就在惯性的带动下翻腾离地,撞向了韦州旁边的一颗大树。灰狼本来以为它可以一击得手,所以攻击完全没有保留。它没有想到这个人类的手段如此诡异,竟在没有接触到它身子的情况下改变它的扑击方向。以这么快的速度撞到树上,灰狼着实也是够呛的。

    韦州也是十分意外,他以为灰狼不把它自己撞死,也会无法再站起来而失去战斗能力。谁知灰狼晃了晃脑袋,嗷呜一声就翻身站起,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不带这样玩的吧,连怪物的防御都破不了叫他怎么打。

    “这是以柔克刚?丹阳周家的祖传剑法?恩,这小哥长得眉清目秀,一副人尽可夫的阴柔模样,难不成是丹阳太守的侄子周瑜、周公瑾?小哥的实力也真是不赖,不愧是江东数一数二的才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阿旺这么狼狈。嘻嘻,这次的客人来头不小啊。”

    阿丑的手掌心忽然亮起一个紫色光点,见到光点她的眉头忽地皱在了一起。

    “好敏锐的感官,隔着浓雾也能察觉到这里发生了战斗。不行,时间还早,游戏不能就这么结束。”

    眼里闪着精光,小女孩嘴巴微张,又是一道没有声音的波动传了出去。

    “嗷呜!”“嗷呜!”

    两道尖锐的狼啸响起,在离战斗不远的雾中,两只体型只比前一只灰狼略小一点的巨狼窜了出来。看到敌人从一个变成三个,韦州的脸刷得一下变得苍白,没有一点血色。

    虽然两只巨狼加入了战局,但三只狼并没有直接扑上去,而是站成一排用凶恶的目光凝视韦州。狼在看人,人也在打量着这三匹狼。

    虽然被突然出现的两只巨狼吓了一跳,不过韦州还是在第一时间让自己保持了冷静。韦州扫了眼新来的两只狼,一只毛色纯黑,一只毛色纯白,除了毛色外两只狼的外貌几乎一模一样。

    看来这两只狼还是两兄弟,那么麻烦就更大了,从小到大生活在一起它们的默契度肯定不会低,再加上灰狼在一旁虎视眈眈,己方的胜率小得可怜啊。不过这两对狼兄弟的毛色,还真是让人好奇它们爸妈的狼毛是什么颜色。

    白狼看到灰狼灰头土脸的样子,不屑地用鼻子对灰狼喷气。灰狼见状眼一红,被人类击倒就已经够耻辱了,现在还被同伴嗤笑。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了!

    旁边的黑狼发出一声低吼,白狼收起了嬉笑的面孔,不再嘲笑灰狼。灰狼也清楚身上有任务,知道不是吵架的时候,转头看向眼前的人类。灰狼很是希望他能够冲上来,好让自己在同伴面前显示实力,以此来堵住白狼的嘴,否则白狼要是到处宣传自己被人类打倒得事情,那它可没脸在这里混下去了。

    如灰狼期望的那样,韦州并没有逃走,而是冲向了灰狼所站的位置。灰狼大喜过望,迎着韦州扑去。韦州一剑刺出,灰狼一眼看出韦州刺的位置偏高,它暗想自己趴下来不仅可以躲开剑刃,减速后的自己也不会那么容易中这个人类的招式,被卸力牵离方向。

    心中做出定论,灰狼压住自己的攻势,扑向韦州的下盘,顺利地避开韦州的长剑,而且也没有被卸力的感觉。灰狼看着离自己不到半米距离的韦州,心想虽然不能杀了这个人类,却可以给他一个痛不欲生的回忆,当作他让自己出丑的教训。

    在灰狼要用出它的手段时,它的视野中一只脚对着它的狼脸踩过来。

    尼玛,你洗脚了吗?你怎敢用你的臭脚踩我英俊潇洒的脸!

    灰狼弯下头,顶向韦州的大脚。踩头总比踩脸好,而且狼是铜头铁腿,头的硬度质量绝对是过关的。韦州被灰狼的狼头撞的倒射出去,飞得很远。

    “呜!”

    灰狼发出兴奋的嚎叫,狼脸上尽是得意之色。你们两个家伙看到没有,那个人类被老子一头撞的那么远,看到没,老子的力量大得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黑狼嗷嗷叫了一声,把灰狼从自我陶醉中叫醒。灰狼朝着韦州倒飞的方向看去,连个人影都没有……韦州借助灰狼头部冲击的反作用力,逃出了三只狼的视线。

    好像被这个人类给耍了,我日,你要跑就跑呗,我们又不会去追你!走前又让我在同伴面前丢脸,老子和你有仇啊!

    灰狼的心里那是相当的不爽,它得到的命令是让这个人类跑掉,搞得它不行去追过去收拾他。灰狼发出急促地吼声,狼啸中包含着愤恨之情。就这样让他跑了,那我的一腔怒火该怎么办?

    白狼看到灰狼的出丑,幸灾乐祸地对它哂笑。灰狼转过身子,对白狼回了一笑。白狼清楚灰狼想什么,可一对一它的确不是灰狼的对手。白狼向黑狼投出求助的目光,黑狼扭过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黑哥,不带你这样的吧。白狼看到黑狼见死不救,便后悔自己不该犯贱。

    黑狼瞪着狼眼,慢慢逼近白狼,脸上渐渐露出狰狞的笑容。

    小白,你最近很是猖狂啊。是不是你阿旺哥我没有疼你,你的皮骨又开始发痒了?

    阿旺哥,这都是误会,误会。

    ……

    韦州迅捷的身影在树林中闪动,时而弯腰疾驰,穿过低矮的树枝,时而大鹏展翅,跃过密集的灌木丛。韦州自然清楚森林是狼的主场,他若是不用尽身法逃跑的话,怕是没多久就会被它们围追堵截。只要找到浪他们,就不用畏惧那三只巨狼了。不事实上过,那三只狼的任务只是把韦州吓跑,配合它主人的游戏。所以,韦州虽然跑得上气不喘下气,根本不敢停下来片刻,却只是为了逃避后面不存在的追兵……

    又是一个鹞子翻身,韦州避开面前的一根树枝。他忽然听到附近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哭声,断断续续,哽咽的厉害。韦州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看一下。

    如果韦州不管这个女孩,那很可能女孩的哭声会把身后的巨狼吸引过去,然后他顺利脱险。韦州不会这样做,他怕死,但他更怕良心的谴责。若是他对小女孩不闻不问,那么小女孩今天的哭声将成为韦州一生无法醒来的噩梦。

    解开身上的书生外衣,韦州将其挂在显眼的树枝上,希望能分散巨狼的注意力,为他多争取一些时间。纵身一跃,韦州跳到有女孩哭声传出的大树后面。

    真的有一个女孩在这里哭,而且看上去年级还很小。韦州虽是差异这里竟会出现一个女孩,但赶时间的他也没有多想,只是催促道。

    “小妹妹,你不要哭了,快随我离开这。有三只巨大的野狼追在我身后,要是它们发现了你肯定会把你一口吃掉。”

    小女孩不再抽泣,她抬起了她粉嘟嘟的小脸蛋,用还有泪花的大眼睛看着韦州。明明是哭丧的脸,女孩的嘴角却向上翘起一抹弧度。

    “我丈夫告诉我,不能听陌生怪蜀黍的话哦。”

    丈夫?怪蜀黍?

    丈夫是一个小女孩应该叫出的称呼吗?怪蜀黍能用来形容我这个风流美少年吗?

    韦州还没有从女孩的雷语中反应过来,就见她拉动身边的一根绳子。

    “那是什么?”

    “我给叔叔你的见面礼哦。”

    哗啦,布满落叶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一张巨大的网。巨网升起,把一脸懵逼的韦州包住,吊在了树上。

    “叔叔喜欢我的见面礼吗?”

    等韦州明白自己落入了陷阱,他立马拔出长剑,想把网隔出一个大口子。这把剑好歹是他的专属武器,割破网这种事应该是很简单的吧。可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这把长剑再次刷低了韦州对它的评价,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后,他甚至没有在上面割出一毫米的口子。

    “看叔叔的样子,是很喜欢我的礼物哎。”

    “小妹妹你视力不好吗?像我这么帅气的哥哥,你竟然叫怪蜀黍?”

    “叔叔你关心的,不应该是追在后面的巨狼吗?”

    这一句话把韦州吓出一身冷汗,是啊,过了这么久那三只畜生怕是马上就要追上了。韦州又是做了一次无用功,在相信手上的剑连绳子都割不断这个事实后,他无奈地说道。

    “妹子你快放下我啊,要是后面的狼追上来,我们谁都跑不掉!”

    小女孩露出踌躇的神情,似乎在担心放了韦州后会受到报复。此时的韦州如同沸水中的蚂蚁,待在网里的每一秒都无比焦虑。

    “好妹子,你放了我吧。我发誓我出来后绝对不会碰你一根汗毛!”

    “是吗?可是……”

    可是什么啊!韦州紧咬牙根,看来不下点猛药是不行了!

    “要不这样,只要你放我,我就给你吃好吃的。”

    “不行!相公说了,不能吃怪蜀黍给的食物。”

    相公,相公,你相公是谁啊。连小女孩都不放过,你相公绝对是一个禽兽!

    卧龙岗的一处茅草屋内,正在准备晚餐的青年人突然打了几个喷嚏,他转头望向山腰的森林,眼中有银光闪烁。青年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阿丑那妮子,唉,我的形象全毁了。”

    韦州被吊在树上,看女孩没有放他的打算,着急地问道。

    “那你要怎么才能放我下来。”

    “嗯,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你快说!”

    “你要听我的话,我说什么你都要照办。”

    ……小小年纪就学会趁火打劫,长大还得了。韦州的心里阴影面积,只能用2的N次方来算了。

    “不行吗?”

    “容我想想。”

    “后面的的狼……”

    “OK,你是老大,你说什么是什么,只要不违反我的道德原则。”

    女孩这才满脸笑意地去解包住韦州的巨网,小手抓住解开网的绳子,女孩却没急着去拉。

    “小姑奶奶,你又怎么了,快拉啊。”

    “要是你反悔怎么办?你得发个誓我才能信你!”

    这还是一个小女孩应有的心机吗?可爱天真的小女孩都去哪了?怎么一个个都跟天山童姥似得!

    “我发誓,我要是不遵守约定我就是一个怪蜀黍,这总行了吧。”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