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断绳被浪收了回来,看着绳子的断口处,三人脸上的表情都十分丰富。

    “绳子竟然断掉了,难道是被树木磨断的?”

    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动,小乔翘起柳眉,眼底尽是不解。

    “不对,绳子的断口平齐,明显是被利器切断。”

    董熊捡起地上的断绳,手指摩挲着绳子的切口处。

    “这不会是韦州做的,绳子是他和我们之间的唯一联系,他不可能会割断绳子。”

    该死,之前就应该给韦州一张用于定位的灵符,大意了。这种鬼地方还有其他人在,而且十有八九是敌非友。想到这,董熊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韦州,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董熊他们好慢啊。”

    等了二十分钟,韦州无聊地都要睡着了。剑不离手,孤身处于此地的韦州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可是,真的很无聊啊。

    要不在这里刻字留念?

    长剑指出,刺在身旁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刺什么好呢?韦州到此一游?感觉好low啊。

    收回长剑,韦州轻叹一声,突然觉得还是不要这样做比较好。不管怎么说他在原来的世界也是个文明高中生,只是上课打盹,高中早恋而已。好吧,以上两种比起在树上刻字也好不到哪去。

    这个世界没有禁止在树上刻字的要求,不过,韦州的内心反感这样做。不是为了什么保护绿化,只是为了证明,他还记得他属于的世界,那个他迟早要回去的世界。

    “对了,我可以扯动绳子来催下他们。”

    韦州都想给自己的聪明机灵发三个六,点个赞了。用力拉扯绳子,韦州并没有因为绳子上没有力传来而感到不对,他猜想是董熊他们动身晚,现在离自己的距离比较远,所以绳子还有大部分落在地上。

    果然,在韦州拉回大约三丈的绳子时,他在绳子上感到了一股巨大的拉力。

    嗯,他们应该感受到了我的拉力,我只要在这里等着他们就行了……只是,这绳上的拉力怎么,越来越大了。难道,董熊他们那里出事了?

    韦州眼神一凝,拔腿朝着绳子的方向跑去。附近并没有战斗的声音,啧,到底发生了什么。

    带着疑问,韦州的视线一直沿着绳子延伸的方向,忽地看到前方的浓雾里冒出两点红光。韦州往前再走两步,笼罩两点红光的浓雾散去,露出其本来面目。一只体型庞大的灰狼正对着韦州龇牙列齿,在它的狼脚下踩了一根断绳,而绳子的另一头则在韦州的手上。

    没有看到绳子的另一端,莫非是这匹狼咬断了我的绳子,而不知情的浪又将绳子收了回去?从思虑中回过神,韦州的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

    这天杀的畜生!

    灰狼感受到了眼前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敌意,不甘示弱地亮出了它足有三寸长的大獠牙,同时后腿微曲,摆出了进攻的姿态。

    韦州这时才完整地看清狼的全身,看完后他的心里都开始发毛了。这狼的体型,不比老虎小多少吧。忽然出现一只这么大的狼,老天是在逗我么?

    在韦州身后大树的一根粗壮树枝上,坐着一个皮肤粉嫩的小女孩。她踢着小腿,嘴里啃着瓜子,兴趣盎然地观看这场即将开始的搏斗。

    “咦?这位小哥怎么不跑啊,莫非他以为一个人能打赢我的阿旺?可笑。”

    面对这么大的一只狼,要说韦州半点都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但除了紧张外,他更多的是兴奋。因为,韦州需要一场生死搏杀。

    “熊孩子,为什么我特训完后还是这么弱,毛线都做不了,只能拖后腿。”

    韦州躺在客栈休养的日子里,他向董熊问了一个困惑他很久的问题。

    “没有啊,你哪有拖后腿了。去荆州的路上你从强盗手里救出了小乔,在客栈那次你也为小乔挡住了致命一击。你甚至还把身为大术士的我给揍了。”

    董熊掀开了刘海,指了指额头上昨天被韦州撞出的大包,即使过去了一天那里还是红肿。

    “世上可没人做到这件事,你做到了。谁有资格说你弱?”

    “你不要安慰我了熊孩子,我觉得连刘琮那个战五渣都比我强。”

    “那也是因为他的专属武器,如果他没有那把扇子你一拳就可以放到他。不要这么没精打采,虽然你周瑜的样子有点娘,但爷们的阳刚之气还是必须有的。而且你也有你的专属武器,要知道,没有这把长剑你的小命昨天就被阎王收走了。”

    “可是,如果这把剑的能力是治疗,那么我不就成专业奶妈了?”

    想到以后文祥和浪冲在最前面,而自己则和小乔站在后面做拉拉队,为他们加油鼓劲。等到他们有谁受伤后,自己就走上前去,说放心有我在。韦州的脑补越来越严重,他甚至看到了自己穿上了护士装……

    “不要啊!”

    “我的亲哥,你叫这么大声干什么,别人会以为我要非礼你的啊。”

    “熊孩子!你有没有办法可以让我迅速提升实力?”

    “迅速提升实力?”

    “对!我要变强!”

    “可你现在已经很强啊。”

    韦州的头都大了一圈,暗道怎么说到这种程度上了董熊还是安慰他?他需要的不是安慰!他需要的是方法,怎么变得更加强大的方法。

    董熊见韦州不满地看向他,便知韦州认为这只是他的安慰。有些事,不亲眼见证是不会相信的,这句话还真特么是至理名言啊。

    张开手掌,董熊的眼中有蓝色的光芒绽放。

    “禁之灵符,现。”

    手心上有蓝色光影浮现,自从韦州等人踏上荆州旅途后董熊便很少使用的灵符终于出现。与往常单一色的灵符不同,这次的灵符除了蓝色的符身外,上面还有几笔紫色的符文,细细看来竟是闪电的模样。

    “这是我用禁之灵符收集的雷霆之力,其中所蕴有的能量可以把这座客栈炸上天。”

    “你是要用这个来提升我的实力吗?好炫的感觉,是天雷淬体还是直接吸收雷霆之力,这两种方法在小说里都很常见哎。”

    “当然,不是你说的那样。凭你的肉体,不管是哪种方法,都只会让你化为飞灰。”

    “那你把这么危险的东西拿出来干嘛?”

    “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在此之前,你能站过来点吗?站那么远你怕啥啊!我还会把它引爆不成?而且就算爆炸,你站在那里也一样会被炸死的好不好!爷们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韦州老脸微红,咳嗽两声,走回了董熊的旁边。

    “你说吧。”

    “你不是觉得自己很弱吗?现在我让你知道,你有多强。”

    蓝色灵符上的紫色符文亮起了雷光,一丝丝微小的电流从符文中钻出,缠绕在灵符上面。

    “我会释放一点雷霆的力量攻击你,你用周家心法的卸力式将攻击转移。我先提醒你下,我释放这部分雷霆力量连浪都挡不住,哪怕是文祥也需用尽全力才行。所以,把你的所有力量都用上吧,为了不被雷电一击劈死。”

    “你和我开玩笑的吧。”

    “你觉得呢?”

    董熊手上的紫芒越发明亮,像是一头沉睡了千载的巨龙最终苏醒,它张开硕大眼睛,紫色的瞳孔如一名君王审视着周围的天地,世间万物都为它的归来而感到恐惧。董熊的后背不断地有汗水流出,控制灵符释放少许能量比直接全部释放要困难十倍,同等的需要耗损的精神力也是成倍增加。

    这一次,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长剑出鞘,内力运转。韦州闭上眼,每一次内力流通七经八脉,他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力量的显著膨胀。而其手中长剑的剑刃,也是被一道乳白色的气流包裹。

    还不够……

    内运八脉,藏气于剑。

    乳白色的气流融于剑身,上面散发出莹莹白光。董熊只是静静地看着韦州,手上并没有动作,见到韦州剑身上的白光扩散到全身时,点了点头。

    既然要让韦州清楚自己的实力,那就得先让他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况。所以董熊在等待,哪怕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流失大量的精神力。

    “公瑾,我问你。藏气于剑的剑,在哪里。”

    “剑在哪里?不是就在手中吗?”

    “你现在的理解力与你以前相比,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啊。”

    周尚绷着脸,捶了捶自己的胸膛。

    “人的本身,就是一把剑!”

    回想当初周尚的教诲,韦州猛地睁开双眼,原本黑色的瞳孔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点。犹如在黑夜中跳动的鬼火,诡异而深邃。

    与他人依靠专属武器爆气不同,韦州运转内力做到这种程度除了周家心法的奇妙之外,还有他自身的感悟。手上的长剑对他来说,只是一把结实的武器,而不是让他变强的关键因素。

    自身的强大,怎么能依赖于外物?文祥很少使用白虎枪,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

    “动手吧!熊孩子。”

    “你这家伙,总算是准备好了。”

    董熊的太阳穴上有青筋暴起,缭绕灵符的电流受到了某种牵引,纷纷从符文中窜出,掠向正对面的韦州。董熊深呼了口气,眼底有着藏不住的疲倦。但是在看到眼前的画面时,他刚刚放松一点的身体立刻僵住了。

    电流在涌出符文后,汇聚成了一个球形闪电,冲向韦州。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令得董熊张大了嘴巴,大得足以放下一个拳头。球形闪电在空中来了个华丽的转身,目标锁定成了董熊。已经做好准备,等着迎接闪电的韦州满脸疑惑,他还什么都没做啊,咋闪电自己掉头了呢?

    禁之灵符里封印的是上次董熊引来的天罚,所以这闪电只认董熊的气息,攻击的对象自然也只有董熊一人。天罚乃神力,没点了解就想将其化为己用,只会落个玩火自焚的下场。

    犹如天神施展了法术,时间在这一瞬间,变得无比缓慢。

    闪电依旧以很快的速度袭向董熊,可现在看来,至少是肉眼能够捕捉到的速度。随之,一道白光刺出,速度比闪电要慢上许多。不过在白光刺出的同时,闪电的仿佛碰到了阻力,速度有所降低,而白光的速度反而有所增加。随着白光的接近,闪电速度越来越慢,减慢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白光和闪电之间似乎有一条纽带,闪电在拉着白光加速,白光拖着闪电减速。与此同时,白光刺出的方向发生了变化,带着闪电的方向一起发生变化。球形闪电在离董熊只有一丈时偏离了原来的轨道,射向董熊头顶的天花板。

    以柔卸力,乾坤挪移。

    剑尖发出一声清响,将董熊从呆滞中唤醒。

    “韦州,你成功了?”

    董熊抬头看向被开了一个大洞的天花板,身子不禁哆嗦。面对差点就嗝屁了的事实,董熊以后是不敢再随便用这张灵符里的力量了。

    身上白光消退,韦州眼中的白色光点隐于黑瞳。

    “为什么?一到战斗的时候就无法发挥这般力量。”

    努力让自己的身子恢复平静,董熊缓缓地说了一句。

    “你缺少了生死搏杀的经历,只有习惯了死亡的威胁,你才能在任何时刻镇定自如,才能发挥出你应有的实力。”

    生死搏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