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位于山顶的卧龙岗,一名老者身着麻布衣,悠闲地躺在安乐椅上,享受着午后的太阳浴。在他的身边,一个蓝衣青年手持鹅毛羽扇,为老者扇风。在青年蓝色衣袍的胸襟上绣有五行八卦,而他黑色的冠冕上有着七星相连,在阳光的余晖下散发着点点银光。

    老者瞥了一眼青年的穿着,干枯的老脸上出现与其年龄不符的暧昧之相。

    “穿得这么花哨,想吸引我家阿丑的注意力啊。”

    见老者这么大年纪还开玩笑,青年没好气地说。

    “还不是老爹您,我前脚刚进家门就被您抓住做苦力,别说去见阿丑,连衣服都来不及换。”

    “呵呵,老头子我年纪大了,没个人在旁边伺候全身都不自在。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叫我乖女儿来,阿丑……”

    “别!别!千万别叫阿丑,她听到您叫她还会以为我虐待您了。”

    青年的一只手迅速伸出,遮住老者的嘴巴。

    “唔,唔。”

    额,好像太用力了。青年见老者说不出话来,不停地呜呜,才发现自己用力过大。

    “老爹,您没事吧。”

    连忙移开手,青年轻拍老者的后背,

    “咳,混账,你这是要谋杀亲丈人啊!”

    老者使劲咳嗽,动作之大,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我的亲爹啊!动静这么大,阿丑听到了非要收拾我不可!”

    青年慌了,他怎么看不出老者是在这演戏。可是他老婆不管啊,要是让她看到老者咳成这副模样,怕是不要老者火上浇油,她就会泼一桶油到自己身上,然后拿着火把让自己做最后的忏悔。

    这场面,光是想想就吓人。

    “爹,你哪里不舒服?孔明!你怎么照顾爹的!”

    屋内传出脚步的哒哒声,每一步都重重地踩在青年的心头,让他的心情沉一分。

    “你丫,算你狠。”

    老者瞪了青年一眼,又是作出咳嗽的姿势。

    “别,爹,我服了。”

    青年叹了口气,把手伸入衣内。

    “老爹,其实我有个礼物给你。只不过,你的声音太大,吵得我想不起来放在哪里。”

    见老者不再吱声,青年掏出一本灰色古朴的书。两个金色的大字,被龙飞凤舞地刻画在上面,用的是秦时的小篆字体。

    天香……

    “老爹,这本书你几个月前就在我面前唠叨,不对,您听错了,我说的是提起。小婿我千辛万苦才淘到这本书,这可是孤本啊,老爹我……”

    “好了好了,你的心意我都知道了。”

    老者一把抢过青年手中的书,速度之快,竟有残影闪现。一个眨眼的功夫,国色天香便被老者收入囊中。而房屋的大门,正好在同一时刻打开。

    “爹,你没事吧。”

    屋内闪出一个女孩,准确的说是一个小姑娘。青年看上去大约二十来岁,而这个女孩,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可爱精致的娃娃脸。这,说她十四岁都偏大了吧。

    “孔明,你把爹怎么了!我跟你说,爹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就让阿旺咬你的屁股。”

    “小姑奶奶,我什么都没做啊。”

    青年惊得手上的羽扇一颤一颤,害怕被女孩发现他和老者见不得人的交易。这要是被发现,老者没啥事,他怕是要被扫地出门了。

    “阿丑,我没事了。刚刚我喝水喝急了,不小心呛到一口。多亏孔明眼尖心细,拍我的后背,要不老头子这半只脚就踏进棺材里了。”老者面露慈祥,编起胡话来脸不红耳不噪。

    “是吗?那我错怪你了,孔明。”

    女孩对着青年感激地笑了笑,那可爱的外表配上可爱的笑容,对青年的杀伤力太大了。青年顿时有种幸福来得太快,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感觉。

    “哈哈,其实没什么,真的。”

    青年站在原地傻笑着,手里的羽扇得意地摇晃着。

    “对了。爹喝水的水杯在哪?我再去盛一杯水来。”

    “水杯啊,啥?”

    这个,那个。青年把求助的目光移向老者,却只看到一个头发零稀的后脑勺。不带你这么卖队友的好不好,被水呛到怎么说都是你提出来的,烂摊子不要丢的这么果断啊。

    果然,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

    “阿丑,有人进了森林。”

    “半山腰的雾鬼森林?今天是这个月雾鬼森林的雾最浓的时候啊,当地人不会有人进去,那是有外地人来了?”

    “嗯,还是我们的客人,阿丑你去接一下他们吧。”

    小姑娘听到有客人来,高兴地一蹦一跳,直往村外跑。这年头,陌生人可是相当少见啊,还是来找孔明的,那肯定会有有趣的故事听。想到这,女孩的脚步自然地加快几分,急切地想要见到是谁要来拜访。至于孔明会不会说错,这是不可能的,哪怕太阳从西边出来女孩也会相信孔明说的每一句话。

    孔明是方圆百里内享有盛誉的才子,也是世上少有的大术士,虽然没有几人知道这点。更因为,他是女孩的夫君,是花好月圆夜许下诺言,要陪伴她度过一生一世的人。

    孔明,是诸葛亮的字。

    诸葛亮目视小女孩渐渐远离的背影,眼中的宠爱被压回了心底。他刚准备拂袖进屋,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摆被老者抓住。

    “老爹,还有事吗?”

    老者见女孩走运,一改之前的慈祥面貌,对诸葛亮作出男人都懂的表情。

    “咳咳,贤婿。你还能把国色的孤本弄到手吗?我听村里头的阿虎小子说,天香是下半部,要是再能找到上半部的国色,那就完美了。贤婿,不是我为难你,我只是在追求完美。”

    老爹,说好的慈祥老者呢?说好的淳朴村民呢?

    半山腰是一处平原地带,这里罕见地长有一片大森林。而森林因为常年被雾笼罩,当地人称其为雾鬼森林。每月的十五号都是森林雾最浓厚的时候,这一天,围绕大山流动的雾大部分都会集中在半山腰,也就是森林所在的位置。这种情况持续时间不定,有时半天雾就会消散,而有时连续三天雾都不会散去。卧龙岗的人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下山,没有哪个当地人敢打包票能在这个时间段能走出雾鬼森林,除了黄家的丫头。

    不幸的是,韦州四人正好撞上了森林雾最浓的时候。

    走在最前面的浪不时地拔出短刀,披荆斩棘,女汉子的威武霸气彰显无遗。这是经过多次走回原地后,浪提出的走非寻常路,既然走小路会走回原地,那么直走,见到灌木丛就直接拔刀开路,这样总不会回到原位了吧。的确,半个时辰过去他们并没有回到刻有刀痕的树下,但是,他们也没有看到走出森林的希望。

    自己开辟一条路,且不说方向是否找对,光开路就会有浪费大把的时间。无法想像韦州和董熊能表示支持,或许是实在没有办法,才接受了浪的提议。死马当作活马医,总比站着等死强。

    韦州漫不经心地跟在浪的后面,抬头望向没有底的浓雾,不知道是在想怎么出去还是别的什么。董熊在后面和小乔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这妮子长这么大可能都没走过这么久的路,不安慰她的情绪董熊真怕她闹腾。

    “董熊。”

    韦州回过头看向董熊,见他撩妹撩得兴高采烈,而自己心事重重,不禁语气重了一分。

    “董熊,我有一事不明,想问下你。”

    董熊和小乔说完自己六年前周游天下的趣事,才恋恋不舍地来到韦州的旁边。

    “你还记得上次和我说过的话吗?熊孩子。”

    “你说你欠我的一张毛爷爷?你不用急得还。”董熊笑道,声音说的很大。然后左手搭上韦州的左肩,一副很大方的模样。

    韦州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暗骂自己傻叉。董熊刚和小乔聊天说笑,忽地和他说严肃的事这家伙的脑筋还没转过来,停留在搞笑阶段。频道不对,说出的话也完全搭不上边。

    话说自己什么时候欠了他钱?

    “我说的不是这码事。”

    董熊把头贴近韦州,低声道。

    “我知道不是,不过为了小乔,一些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比较好。女孩子知道的太多事情,心理压力会很大的。”

    “好吧……那次,你说这里的历史是以三国演义的路径发展,对吗?”

    “嗯,没错。”

    “那为什么刘琮会死了?我记得三国演义里他可没死得这么早啊。”

    董熊沉默了会,他的头贴着韦州右肩。浪偶尔回过头,看到搭着肩的两人,眼中流露出莫名的意味,然后把头转回去。浪作为小乔的姐姐当然会注意小乔身边的男性,只不过目前在她看来,身边没有男性会有对她妹妹感兴趣,因为同志不好那口……

    “我想过这个问题,或许,这是一件好事。”

    “好事?”

    “历史发展被打破,要找原因的话,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你,在你来之前,历史的境况与三国演义八九不离十,你来了之后才发生了改变。这说明什么?说明你是特殊的那一个,很可能是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关键。”

    韦州诧异地看了董熊一眼,他之前想到这个问题心情都是很沉重的,觉得不是世界末日也相差无几。而董熊想得都是好的一面,不得不说,听了董熊的话,韦州发现这可能真的是一件好事。

    “那我不知不觉成救世主了?哦,对了,还有一件事。”

    “啥?”

    “我什么时候欠了你钱。”

    ……

    韦州解开了疑惑,便全身心地思考眼前的困境。

    在来卧龙岗之前,他们就听过了雾鬼森林的名头。不过董熊说此地不成威胁,顺其自然就可以通过,不管怎么说,董熊的推演之术可信度还是很高的,虽然目前还是找不到出去的路。

    前面又是一堆灌木丛,浪转动手里的短刀,脸上没有半点厌烦。估计这杀货太久没砍人,这会儿砍花花草草倒砍上瘾了。

    “浪,这样下去不行,要不我们换一种方法。”

    看向刚刚出声的韦州,浪皱了皱眉头,手上的短刀欲砍又未砍。与韦州对视了几秒,明白他下定了决心,浪只好无奈地收回短刀。

    “董熊说顺其自然就可以走出去,我认为这样做很自然。”

    姐,你这哪点自然了,你只是单纯砍上瘾了。

    “你是我们的主力,这样浪费体力,如果遇到突发事故的话是很容易出意外的。而且我想尝试一下,我们走的是不是直线。”

    “我总觉得,不止是雾有问题,树的位置恐怕也有问题。”

    “怎么试?”

    韦州从行囊中摸出一捆绳子,把绳子的一端绑在自己的腰上,然后将另外一端交给浪。

    “我先直走十分钟,然后你们跟上来,看绳子的方向有什么改变,我会在前面等你们。”

    董熊站在一旁听完韦州的打算,点点头,此时的他没有半点头绪。早在他们进入森林时,董熊就发现自己的推演之术受到了限制,无法使用。是森林的原因还是人为的原因,董熊确定不了。虽然诸葛亮居住在山上,但他还是偏向于前一种原因,毕竟这地方过于诡异,有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