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孔明?”

    董熊望向有白云缭绕的大山,但顺着韦州的视线他只看到高耸入云的绝峰。光秃秃的峰顶,连草木都没有,更别说人影了。

    远远地望去,大山的周边被雾霾笼罩。上山后才发现,山外是雾,山里,也是雾茫茫的一片。视线所到之处不达十米。行人走几步,前方的雾就吐出一部分景物,而后面的树木又隐于雾中。在这里,雾比在山外看还要浓厚。

    雾中山,山中雾。

    “董哥,我们不等文祥哥吗?”

    小乔左顾右看,这么大的雾她还是第一次见过。

    “没事,只是有点小麻烦需要他去解决下,很快就可以跟上来。”

    董熊一直盯着雾的深处,从他们踏入雾的范围起,他皱起的眉头就没有松过。

    “我们要在文祥回来前,找到进卧龙岗的入口。”

    “这里不是卧龙岗吗?”

    “卧龙岗不是这座山,而是山上的村庄。”

    走在前面的韦州停了下来,视线被大雾吸引的小乔一下没注意,直接撞到了韦州的背上。

    “韦州,你怎么……”

    “出事了。”

    韦州一脸严肃地抚摸着旁边的大树,树皮上有一道被剑砍过的痕迹。

    董熊和浪都沉默了,那道剑痕是一刻钟前,韦州用长剑做下的标记。本来标记是韦州用来给文祥指路的,现在,却成了一个残酷现实的证明,他们,迷路了。

    离山脚不远处有一个小树林,平时风平浪静的树林中央响起一声声鸦鸣。数十只乌鸦飞离树枝,冲向天空。

    手持银色长枪,文祥闭目而立,感受周围每一个轻微的动静。他身上的黑色劲装在绿色的树林里十分醒目,吸引着躲在角落中的一双双眼睛。

    文祥进入树林后就不停地往前走,一直走到树林中央,一处开阔的场地才止步。文祥很满意,蔡家的走狗们如他希望的那样,跟在他的身后。而他,也为那些家伙们选好了坟地。

    “出来吧,你们跟了这么久,我也该送你们去见阎王了。”

    文祥把长枪插在土中,狂傲的语气丝毫不遮掩。

    风吹啊吹,吹得树叶飘舞在空中,迟迟无法落回地面。风吹落叶,这座树林并没有因为文祥突然喊出的狂语,而有任何的变化。

    “一群鳖孙。”哪怕是不同的一句话,语气依旧是霸气十足。

    “臭小子,你竟敢骂我,老子心肠好让你多活一点时间,你还得瑟了?”

    沉重的脚步声,如果之前因为韦州的闯入,惊吓到了树林中央的十几只飞禽。那么,在这脚步声下,整座树林的飞禽都争先恐后地飞离巢穴,对它们来说天空要比家安全许多。

    一个有着庞大身躯的壮汉,提着黑色大斧,踏着让大地震动的步伐,一步一步从树的阴影中走出。而在壮汉出现的同时,四周的树枝上,树的背后,都有一道黑色的人影闪出。每一个人影都穿着黑色紧身衣,戴着鬼脸面具。

    “骂你?不是鳖孙你站出来干嘛?”

    文祥戏谑的目光扫过壮汉,嘲笑道。壮汉一愣,对啊,自己不是鳖孙,为什么要站出来啊?但旋即壮汉便明白文祥在戏耍他,恼羞成怒的他喘着粗气,活到现在,眼前这个青年是第一个敢取笑他的人。熟识壮汉的人都清楚他的脾气臭,发起疯来,连天皇老子都敢砍上一斧子。

    “小子,你挺有胆的啊。这么久了,还没人敢这么和我黄祖说话。不知道你挨了我的斧子后,还能不能这么狂。”

    壮汉像是即将进攻的犀牛,大脚向后刨土,地面竟被刨出一道土坑。

    “你的伙伴我派了人跟过去,等我收拾完你后就去杀了他们。放心,黄泉路上你不会孤独的。”

    啪,长枪出,泥土四溅。文祥横枪指着黄祖,神情漠然道。

    “废话真多。”

    鬼脸黑衣人互相向同伴打着手势,没有特意隐藏,有人比出一,有人比出六。见状,文祥暗叹这支杀手部队的默契度很不错,凭着如此简单的手势就可以安排好作战方案,没有人能看出他们的打算。不过,如果文祥知道他们传递的信息是什么,他怕是会破口大骂。

    “我赌这家伙只能撑过一招。”

    “那我赌两招。”

    “赌一招的一赔二,赌两招的一赔五,赌六招以上的一赔十!要下注的快点,头领动手后就不准下注了!”

    大山的入口处,一名身上除了裤衩,就剩下鬼脸面具遮脸的男子,双手被绳子绑住,吊在一棵树上。伤痕累累的他只有偶尔动一下的手指头,表明他还活着。而这个只有在恐怖片才有的场景,就只有浪做得出来了。

    韦州对这种残忍的行为其实是反对的,为此,他打算苦口婆心地劝说浪放过这个可怜鬼。甚至还搬出了小乔作为借口,说不能让看到这种画面。

    然,并乱。

    浪只是回了一句。

    “两种选择,死,还是活。”

    这是个难题,思虑再三,韦州觉得士可杀不可辱,还是选择死吧。

    “这位公子言之差矣,我,我愿意被挂起来。”

    男子想都没想就叫了起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句话,他可是深当其理。

    这个受黄祖命令,来跟踪韦州等人的男子今天出门肯定没烧香。执行任务被抓就算了,还是落在这么恐怖的女人手里,被折磨成这样。

    听到韦州替他求情,男子是抱有感激之心的,毕竟没有谁会想受到这般的侮辱,特别是在一个女子的手上。可当他听到韦州如此轻易地帮他选了条死路,并且口口声声为了保全他尊严时。

    男子只有一个想法,能征询下我的意见吗,死的人又不是你,是我啊。

    “不错吗小子,能和我过上几招。”

    树林深处,文祥长枪横扫,与黄祖手上的巨斧一次又一次地发生剧烈碰撞。黄祖的额头上一道黑色旋窝流转,黑色旋窝要比上次张允的旋窝更加深邃。

    就在电光石火的瞬间,他们已经过了四招。

    “再吃我一斧!”

    嘭!

    文祥向后退了三步,而黄祖纹丝不动。

    “竟然可以做到这种程度,这家伙的力量倒是不赖。不过想要与头领抗衡,这还远远不够啊。”

    那些守在附近的鬼面黑衣人虽然诧异这个相貌一般的青年人可以和黄祖硬拼,但想在力量上赢过黄祖。无异于痴心妄想。

    “小子,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黄祖哈哈大笑,能有人和他硬碰硬可是少有的事,他这次可是过了把瘾。

    “废话真多。”

    又是这句话。咔嚓,手臂青筋暴起,黄祖握紧手中的大斧。

    “死到临头了嘴还这么贱,老子不砍断你的舌头我就不姓黄!”

    文祥单手持枪,掌心握住的枪杆上绘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白虎头。一道不起眼的白光顺着他的掌心,流向他的胸口化为一副吊眉白虎图,张牙舞爪地出现在他的胸前。

    黄祖的黑色大斧名开天,是欧冶子以开山石为主材料,辅以金精石、黑曜石等上品矿石打造而成。开天斧的品质与刘琦的逐日弓不分上下,黄祖全力之下挥出有开天之势。

    “黑旋风!”

    右脚脚尖触地,黄祖左脚用力踏出,在地上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整个人如转动的风车,借着挥出大斧的重量,黄祖越转越快,锋利的大斧在空气中划出一圈黑芒。

    “头领用绝招了。”

    在旁边耐心等待的鬼面黑衣人们看到那转动的大斧,哪怕身处战圈之外都能清晰感受到斧刃的锋芒。他们可是亲眼目睹过几只身高过两米的黑熊,在黄祖的死亡旋转下变成肉块。压头领六招获胜的鬼脸黑衣人兴奋地搓了搓手,与身边因为要输钱而低声叹气的伙伴形成鲜明对比。

    “死在我的成名绝技上,小子,这够你在阴曹地府吹嘘的了!”

    “你死前还有什么话都说出来……”

    黄祖话未落,便见眼前的青年迎着他的攻击冲了上来,顿时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其他人见到这招的第一反应都是逃跑。这小子不要命了啊?

    “霸王三枪。”

    “一枪,断江河!”

    心里默默地说出断江河三个字,文祥的背后渐渐浮现一只白虎的虚影。白虎紫色的虎瞳直视前面的黄祖,明明只是个幻象,瞳孔里却有着不屑的情绪。

    白虎,万兽之王,力量至尊。在拥有白虎器灵的文祥面前炫耀自己的力量,无异于鲁班门前弄大斧,关羽面前耍大刀,就是个笑话。

    “那是,那是白虎?”

    怎么可能,那个小子的背后怎么会出现白虎的幻象?那明明是,江东小霸王的器灵啊!

    使用了易容灵符的文祥,岂是黄祖能够认出来的。

    虽然青年主动冲上去让鬼脸黑衣人们有点惊讶,但他们还是做好了看青年被头领砍成两截的心理准备。至于青年背后出现的幻象,直接被忽略,他们对头领的实力可是十分地相信。

    文祥刺出枪尖,似有江河之水源源而来,跨过地域流向东海,狠狠地撞在黄祖的黑旋风上。旁观者只见那枪尖带着沉沉的厚重感,落在大斧的斧刃上。

    江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天力如此,亦可一枪断之。

    咔嚓,碰撞处传来清脆的响声,枪尖点中大斧,黄祖粗狂的脸庞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站在四周的鬼脸黑衣人惊骇地看到头领急速旋转的旋风被青年人一枪点中后,如碰到无法撼动的大山,黑芒戛然而止。在巨大的惯性带动下,黄祖依旧转了几圈,但是手上的大斧却被枪尖捅飞。

    文祥欺身而进,在黄祖站稳身子前一拳轰出,拳风伴着虎啸,重重地砸在黄祖的腰上。狼有铜头铁腿豆腐腰的说法,人与狼虽不能混为一谈,但是练武者的身体除了要害外,腰部是相对比较柔弱的地方。

    “妈呀,头领被那家伙轰上了天!”

    “别叽歪了!快去救头领!”

    黄祖的落败引起了杀手们躁动,但很快他们恢复了平静,开始行动。一道道黑影从树上,草丛中,树背后冲出,直奔文祥。有人亮出大刀,有人抛出暗器,有人丢出铁网。

    与头领的黑旋风硬碰,这家伙不可能没有伤势。不同的招式,明出暗袭的攻击。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他迟早会露出破绽,到时,就是他的死期。

    以上是鬼脸黑衣人短时间内做出的判断,而事实却告诉他们,做出这种判断的他们,实在是太天真了。文祥别说有伤势,之前的碰撞对他来说都只是热身运动罢了。即使后面的断江河废了他一定的气力,但剩下的气力用来收拾虾兵蟹将却是绰绰有余。

    内力经过白虎枪的增幅,在体外爆发。如同当初内力弱小却借助专属武器挥出月刃的刘琮,而文祥的内力爆发远不是刘琮之辈能够比拟,道道气流席卷而出,震落了铺天盖地的暗器。接下来的,是一场虎入羊群的战斗,结局只有一个,没有悬念可说。

    “你,你到底是谁?”

    到处都是属下的尸体,竟没有一人活着逃走。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黄祖呆滞看着横枪而立的文祥,苦笑一声。

    “除了江东的孙策,竟然还有人可以在力量上碾压我。”

    文祥走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