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定情,总裁的天价影后 229:有什么事情比妈咪和我还要重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他有时晚上回家轻轻抚摸着她的肚子,或许也曾在心底低低叹息着,让他赶快降生。

    他事情越来越多,每天电话打不完,许容自觉不去烦他,但有时候也能听到他的牢***,“妈的,直接做了不就ok了,唐瑾灵这个蠢货……”

    但到最后还是妥协,他或许也盼望过亲情,而不是处在这个位置上,一天到晚总是在杀与被杀之间徘徊。

    时间过得很快,唐瑾灵的婚礼很快就到了,许容坐在车上,来到了唐瑾灵结婚的酒店,她隐约觉得不对劲,但却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果然,不出一会儿,席豫安接到电话后,脸色沉重的走到她面前,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和已经显怀的肚子,在她耳边轻声开口,“容容,我有点事需要处理,你乖乖等我回来。”

    她忽然抓紧他的衣袖,泄露出内心的不安,“你去做什么?拓”

    席豫安淡淡笑,含着宠溺,“放心,我去去就回。”

    她只能上车,被送回别墅惨。

    可惜,他的承诺,失效了。

    春暖花开,他没有回来。

    炎炎夏日,他没有回来。

    硕果累累,他没有回来。

    席嘉瑞小朋友从出生就乖巧懂事,不过那都是表面。

    许容在厨房里做他最爱吃的甜点,这是一间小小公寓,席豫安死后,陈晏南拿给她一张银行卡和一个宠物玩偶,说是席豫安生前交代的。

    她当时愣住,最后打开来看,玩偶里面原本的棉花都换成了一沓一沓的红艳艳人民币。

    席嘉瑞小朋友从后面走上来,黑溜溜的大眼睛带着新奇,这么多啊,他虽然小,但也知道这东西是好玩意儿,什么都可以没有,但就是不可以没有这个。

    “妈咪——”席嘉瑞拿着一个作业本走出来,走到厨房门口站定,许容回头看他,“怎么了?”

    席嘉瑞指了指上面的资料填写,“妈咪,学校要求填写妈咪和爹地的资料,我只填了妈咪的……”

    小家伙声音渐渐低下来,许容做好了甜点,没有理会他千方百计的想要知道自己爹地到底是谁的小伎俩,她推着他的小小身体,嘴里说着,“嘉瑞,过来吃吧,你最爱吃的。资料给我,我填。”

    席嘉瑞乖巧的点头,走到餐桌前拿出勺子一口一口的挖着你妈咪坐做的他最爱吃的食物,可是为什么,他的眼睛却总是瞟着许容的手呢。

    许容唰唰几笔填好,放在桌子上,拿起包叮嘱他,“吃完没?吃完带你去打针。”

    一听打针,席嘉瑞郁闷了。

    天知道,他每次去医院时,那些护士姐姐总是掐着他的脸蛋,说他好可爱,甚至还有人直接把嘴亲在他的脸上了,可他还不能发火,因为妈咪教导过,要礼貌真诚。

    他迟迟没有回答,许容换好衣服看着他的白嫩脸蛋,笑了笑,“嘉瑞怎么了?打针不痛的呀,轻轻一下,就过去了。”

    席嘉瑞真为他妈咪的智商担忧,也不知道爹地怎么会看上妈咪的,唉。

    小小年纪,想的倒还挺多。

    打完针,已经是下午三点。

    席嘉瑞早就睡着啦,今天他玩闹的太厉害,瞌睡虫早早来找他,于是在床上睡得安稳。

    许容坐在他床边,被他落拉着要讲故事,许容无奈只能拿着一本安徒生童话念着,等到他睡着后,许容已经停下了。

    她拨开嘉瑞的头发,眉宇之间像极了谁,几年过去,为何她的心还是疼痛难当?她不解,轻轻关上门,走到厨房拿出一瓶红酒,闭着眼仔细回想他的俊美脸庞。

    她在这世俗红尘待的时间越久,就快要忘记他的俊朗眉宇了,她甚至都快要忘记他喉结滚动到底有多性感,还有他琥珀色的眸子,深情起来让人难以招架,一瓶见底,她晕晕乎乎似乎听到有人敲门,许容打开门,在看到门外人时,眼睛愣住,整个人僵在原地,她痴痴看着那人,是否今天的酒太烈,还是她已经太思念他,已经出现幻觉?

    她还没来得及分辨这到底是梦还是幻觉,下一刻,她听到那人轻声喊她——

    “容容,我回来了。”

    熟悉嗓音,熟悉声调,许容泪水已经流出来,掉在地板上,她看着他,棒球帽下流畅坚毅的下巴,还有那张薄唇,是她日夜思念的啊——

    她抬手,不小心碰倒了门上的衣架,发出巨大声响,她终于惊醒,快要晕过去,男人伸手扶住她,她闻到熟悉男人气息,还有他结实的臂膀,她安心,倒在他怀里。

    醒来时,她怕是一场梦,她醒来连鞋都没穿就推开门看向客厅,沙发上嘉瑞的稚嫩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你说你是我爹地,那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席豫安低沉回答儿子的每一个问题,“因为,我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嘉瑞小朋友不满的看向自己的爹地,“有什么事情比妈咪和我还要重要?”

    席豫安声音低下去,“

    所以……我来向你和你妈咪道歉,抱歉嘉瑞,你可以原谅爹地吗?”

    嘉瑞傲娇扭头,“那就要看我妈咪……妈咪?!你醒了?”

    席嘉瑞把抱枕一把扔下,迈开小短腿跑向许容。

    抱枕恰好扔在了席豫安的脸上,他却没有生气,温柔的看向楼上温婉女子的面容,她此时正看着跑向她的嘉瑞,好美。

    许容察觉到他的目光,转头视线和他对上,席豫安站起来,走上二楼,抱起嘉瑞,“嘉瑞,八点了,该睡觉了。”

    席嘉瑞温顺点头,他终于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爹地了,他激动搂住爹地的脖子,爹地好高啊,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的傲娇回答,席豫安把他哄睡着后,嘉瑞还拉着他的手不肯放,最后还是许容走进去看到他的状况,轻轻拨开孩子小小的手,她不小心触碰到男人修长手臂,赶紧缩回去,却被男人一把握住,他抱住她,闭着眼就可以吻到的清香,“容容,我好想你。”

    许容脸颊红红,“你先放开,我们出去说。”

    席豫安怎么舍得,他九死一生终于捡回一条命来,其中的心酸不必告诉她,但他的思念源源不断,所有的死活,一念之间,都是许容在他脑海里苦苦支撑,她的所有,她为他生下一个儿子,他甚至没有在她生产时陪在她身边,他亏欠她良多。

    关上嘉瑞的门,他控制不住的吻住他朝思暮想的柔嫩唇瓣,许容躲闪不及,但到底跟随着他的炙热气息,唇舌交缠,一句话都没有说,彼此都已明白对方的思念入骨。

    卧室开一盏小小的灯光,席豫安把许容搂在怀里,和她说起他是怎样被救下,三年来是怎样戒掉毒瘾,说起救他的那个人,他酸溜溜的语气,“那人叫什么易珩,还说什么他认识你,爱恋你好久,我问他为什么还要救我,他说因为他不想看到你难过,因为我是你爱的人。还算他有自知之明,不然我……”

    他停下接下来的话,自觉勾了唇角吻了吻许容的额头,“这么多年委屈你一个女孩子,人生地不熟,我知道,你肯定很难过,现在我回来了,不要怕,容容,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千言万语加起来,许容被这一句话弄得泪水不停。

    席豫安手忙脚乱的为她擦泪,听她埋怨,“席豫安我简直想要恨死你,我来这里时谁都不认识,谁都不联系,我好怕那些人不甘心要来找我报仇,伤害我不要紧,伤害我的孩子,绝不可以容忍。我那时晚上连睡觉都不敢睡熟,多想有个人可以保护我,不论是谁都可以,但我今天好开心,你只要一回来,嘉瑞就会乖乖睡觉,以往他有多闹腾你根本不知道,豫安,我真得好爱你。”

    席豫安被表白,笑的花枝乱颤,他手臂搂着许容纤腰,揉揉捏捏,“你就知道说好听的话哄我开心。”

    许容握住他手,“我是说真的,今天我出门,他们都夸我丈夫长得英俊还爱我,我真得觉得自己好幸福。”

    席豫安满足吻住她喋喋不休的柔唇,一个一个炙热的吻落下来,他抱住她的身体,“嗯,我也觉得我好幸福。”

    许容看着他笑,抱着他,回应他的柔情蜜意。

    *******

    席嘉瑞小朋友半夜醒来,发现爹地妈咪全都不见了,哭的哇哇大叫,此时,席豫安正憋的满头大汗,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滴到许容的沟壑间,许容推着他,“嘉瑞哭了……”

    席豫安脸色愈发的难看,最后不得已穿上了长裤,裹住凶猛的小怪兽,暂时让他歇一歇,等时间充裕了非弄得她死去活来——题外话——

    吼吼吼,席宝宝粗来了……话说席豫安同志可能真的会把容容弄得死去活来的哦,你们别不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