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定情,总裁的天价影后 220.如果我说我爱你221:她醉的要死,心也疼的要死【4000】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门一开,许容和陈晏南都各自愣了三秒,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陈晏南,他低低的开口,“太太,先生,我先出去了。撄”

    许容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你怎么进来了?”

    席豫安沉着脸庞,一张俊脸表情淡淡,他伸开双臂从后圈住许容,嘴角在她耳垂上呼气,“我不能进来?”

    许容噘着嘴,笑着回答,“当然不是,厨房油烟大嘛。”

    席豫安这才蹭了蹭她的头发,好似带着八分眷恋,而那两分是爱意。

    “你要做什么菜?”

    他问道。

    许容被他拥住,她不好伸展,她回过头在他下巴上吻了下,“好了,可以了吗?”

    席豫安刮了下她的小鼻尖,“真乖。”

    他插着裤袋悠闲走出去。

    许容在他身后摇摇头,年龄越大,越像个小孩子偿。

    许容的毒瘾是在晚上半夜时分发作的。

    她被噩梦惊醒,席豫安从饮水机那里接了一杯水想要递给她喝,却被她一下子打翻在地毯上,她瞳孔放大,一张柔美脸颊愈发显得娇小,席豫安沉思片刻,知道她毒瘾发作,她缩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停,席豫安唯有抱住她,才能制止她自残的动作。

    可是谁都知道,毒瘾之所以称之为毒瘾,那必定是能够控制人的心智和灵魂,它们潜伏在人体的深处,找到机会就开始折磨,吸食毒品到一定数量后,中枢神经系统神经介质的分泌极不平衡,引发“毒品记忆因子”的产生,造成机体一系列植物神经功能紊乱,使人产生一种难以言表的特殊欣快感,无论什么兴趣、爱好、刺激都难以转移这种心理体验。

    林浅湾浅眠,第一个听到怪异的响声传出来,他拿着绳索和手铐走进来的时候,许容正在咬着席豫安的手臂,而席豫安正在忍着没叫出来,他实在看不惯他这样自虐的状态,直接把许容抱到床上,动作迅速的将她四肢拷上手铐,这么一番折腾下来,林浅湾看了看许容的动作,对席豫安开口道,“经过这一次的发作,毒素差不多要排干净了。”

    席豫安握住许容的手,眉头紧蹙,许容有时清醒过来,看到这样的情况,她觉得羞辱,可在看到席豫安手臂上的伤口时又变成了心疼,席豫安提出要给她解开,她摇摇头,“对不起......我不知道......”

    席豫安吻了吻她的额头,“不需要道歉,容容,只要你能好起来。”

    他握住她的手,那么用力,然后放在他心脏处,“感觉到了吗?这儿是为你跳的。”

    许容看着慢慢他红了脸,然后笑了笑。

    ****************************

    半个月后,许容特意去医院检查了下,证明体内已经没有毒素后,终于安下心。

    席豫安在书房内和陈晏南通话,过一会儿,前往金三角的私人飞机会在这里降落,他把电话挂断,瞥见门外车回来,许容走进客厅,席豫安就揽住她腰,许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就被他强势的吻住了双唇。

    她被动承受他的吻,他搁在腰间的手忽然钻进毛衣下面,凉飕飕的感觉传来,许容连忙拍他的背,可惜他充耳不闻,覆上那两团绵软,席豫安坏笑了下,在她耳边细细呢喃,“你这儿为什么大了?”

    许容憋红了脸颊,不理他。

    他又继续说着,“嗯,是我揉大的。”

    许容嗔怒的瞪她,正想说他几句时,席豫安脸色却忽然正经起来,他整理好被他自己弄乱的衣服,替她把头发拨到了耳后,修长手指摩挲着她刚刚被他亲吻到嫣红的唇瓣,他笑着看她,开口道,“我要出去一趟。”

    许容看着他眼睛,像是一块会发光的宝石,“嗯,要出去几天啊?”

    “不知道,但是......我会尽快回来。”

    许容一向懂事,他的工作性质和别人不一样,她从来不多问,她乖巧的点点头,抚平他的衬衫衣领,“什么时候走?”

    席豫安还没说话,外面传来轰隆隆的飞机轰鸣声,他看着她白皙面颊,“本来还想和你多说说话,没想到......飞机这么快就来了。”

    他说完,陈晏南穿着一身黑色便装走进来,看到他们两,识趣的低下头,“先生,准备好后就可以上飞机了。”

    席豫安点点头,然后牵着许容走进书房,他把一把黑色手枪放进许容的手里,许容看着他的脸,心里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温柔开口,“枪....你应该会用,我这次走后,会有专业保镖在暗中保护你,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的话,你就用这个,听懂了吗?”

    许容怔怔的点头,席豫安又拉开一个抽屉,里面满满的都是子弹,他握着她的手,“这些,都是你的后备。”

    他看着她脸,温婉如初,他忽然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声音低沉,“宝贝,乖乖等我回来。”

    许容点点头,陈晏南的声音又响起来,“先生.......”

    席豫安放开她,开了门打断了陈晏南的话,“怎么了?”

    然后他抬眸,看到了陈晏南身后的程老爷子,他知道程老爷子来的目的,他关上门,把许容关在书房内,然后走到程老爷子身边,“爷爷。”

    程老爷子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眼神又看向了书房的房门,终于开口说道,“亏空补齐,补不齐的话,就永远也别再回来!”

    席豫安领命后下了楼,没有回头,他穿着紧身的衣服和裤子,衬得他身高腿长,加上那张可以魅惑女人的俊美脸庞,更显得他整个人玉树临风。

    在飞机的巨大轰鸣声中,席豫安最后看了一眼书房的玻璃窗的方向,发现许容看着他笑,他看着许容的脸,然后走上了飞机。

    飞机起飞后,许容看着飞机渐渐飞上天际,书房的门被嘭的一声推开,她回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程老爷子。

    他锐利的目光盯着她,目光如同一口老井,看不到底部。

    **********************

    美国旧金山机场。

    送走一波投资方,男人戴上了墨镜,双手掏出裤袋里不停震动的手机,他接起,里面的声音甜美,“归之哥哥,你在哪?”

    许归之声音平和,“你有事吗?”

    齐月霖的声音忽然降下去,“你一定要和我这样客套吗?”

    许归之揉着太阳穴没有说话,亦或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很快,齐月霖又开了口,“今晚八点,希尔顿酒店,我们谈一谈吧。”

    他应下,走出接机口后,司机早就等着,他开了车门进去,沉声吩咐道,“回别墅。”

    司机发动引擎,随后离开。

    希尔顿酒店是旧金山著名的酒店,齐月霖从来没有来过美国,齐家父母对她特别宠爱,除了上学,从来不让她自己出去。

    四年前,她任性的离开,没有给自己的父母留下只言片语,她就那样跟着自己的爱情,跟着许归之,来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她英语不好,买东西都困难不已,许归之的资产都被冻结,唯一有的,只剩下她卡里自己的私有财产,所以,他们才能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租到了一个地下室。

    本是天之骄子的许归之,在一夜之间被人举报虐待女大学生,随之锒铛入狱,连带着那些许家早年的背景,被一并挖出来,幸好许家还有最后一点人脉,他被无罪释放,而许城,在隔天就在圣玛丽医院的天台纵身一跃,许家,自此垮了。

    许归之拿着护照和机票在候机室的时候,齐月霖背着一个书包,从后捂住了他的眼睛,他本就不是多么活泼的性子,看到她后明显没有惊喜,她忽略掉他眼底的失望,死皮赖脸的跟着他走了。

    书上不是都说,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吗?可为什么四年过去了,他已经重新站到了食物链的顶端,为什么他还是对她视而不见,他只会给她钱,然后让她回到香港,去找自己的父母。

    齐月霖坐在装饰美丽的餐桌前,两边各放着一支娇艳的玫瑰,她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和短裤,在这个豪华的酒店里格格不入,她进来的时候,侍者还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她,可在她拿出黑卡来时,他们的脸色立马变了。

    她拿的是许归之的卡。

    外面灯火璀璨,一如当年香港繁华的维多利亚港,她跟在他身边,被他温暖干燥的大手牵着,那一瞬间,她多想和他就那样一路走到白头。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她看了下腕表,八点三十了,期间,侍者走上前询问了她好几次要不要上菜,她笑的甜美,然后接到了许归之的电话。

    他只说了一句话,“月霖,抱歉,公司有点事,你先回家吧。”

    美丽的齐月霖小姐,就这样被心爱的人放了鸽子。

    晚上十点,她喝的醉醺醺,被一个男孩子扶着,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家门口,她醉的要死,心也疼的要死。

    男孩看着她的脸,绅士的揽住她的腰,然后小心翼翼的说着表白的话,“月霖,我.....我喜欢你。”

    齐月霖先是愣了几秒,然后又直视着男孩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你喜欢我?”

    他点点头,齐月霖又笑,“你眼里有我的倒影哎。”

    男孩红着脸挠挠头,齐月霖自嘲,“可我在他的眼睛里,永远都看不到我自己的倒影。”

    她忽然勾住男孩的脖子,凑近他的脸,呼出的酒气和香气一起飘进男孩的鼻子里,她看了很久,久到男孩以为她会答应自己的时候,齐月霖放开他,恢复了神情,“谢谢你的喜欢,不过我不打算接受。”

    她的话有一些伤人,男孩看着她往前走的背影,不甘心的朝她的背影喊道,“你有喜欢的人吗?”

    齐月霖没说话,只是停下了脚步。

    男孩走到她身旁,“月霖,我知道,你心里有喜欢的人,可是,那个人并不懂得珍惜你,不是吗?”

    齐月霖的脸色变得冷艳,她看着他,声音冷下来,“你没资格对我的感情指手画脚。”

    她略过他,径直往前走,他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锥心刺骨的疼,她匆忙打开了门,却发现门已经被打开过,她惊吓之余靠在墙上舒缓自己的心,她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正打算报警时,门被打开,熟悉的男性嗓音传进她的耳朵,“月霖?”

    齐月霖推门走进去,一张白皙的小脸嫣红,她看着站在灯光下的许归之,他就只是穿着白衬衫和黑西裤,她就不自觉的被他吸引,她别开眼,声音冷淡,“你有事吗?”

    许归之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放下一个丝绒盒子,齐月霖不用打开就知道那里面是什么,她端着一杯热水,心里凉透透的在滴着血,她露出笑容,“谢谢你还记得。”

    ---题外话---一更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