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定情,总裁的天价影后 226:和我谈判,你找错地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此时,咖啡已经到了正好可以喝的温度,李松岩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醇香扑鼻,这世界上,果然最难抵挡心魔,无论是谁。

    他笃定,江思叶一定会同意。

    三天后。

    席豫安在别墅没等到陈晏南的消息,却等到了款款而来的江思叶。

    她穿着美丽,一身红裙出现在他家门口,席豫安冷眼看着她,眼底神情淡淡看不出情绪。

    她站在门口,笑着问他,“不欢迎?”

    席豫安没说话,她自己又说道,“我只是想和你聊聊。”

    她说完,径直走进去,从提包里拿出一瓶红酒,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拿出两支高脚酒杯,斟上适量的红酒,席豫安看着她的动作,神情很淡。

    江思叶看着他退避三舍的动作,自嘲的笑了笑,“怎么了?许容又不在,你还装的这么贞洁干什么?”

    席豫安走上前,看着她的脸,“有事?”

    江思叶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没事就不能找你么?”她说完,好像是又想起了什么,笑了笑,“哦,我忘了,我们席大佬现在是有家室的人,自然是和我们这些人是不能比的。”

    她话里的讥讽,席豫安听得出来,只不过和他无关的人或事,他都可以做到无动于衷惨。

    他声音很冷,也很淡,“既然知道我有家室,还大半夜跑来和我喝酒,这是你的风格?”

    江思叶却像是听到了令她激动的话,她站起来,胸前呼之欲出的两团勾人难耐,她故意跌倒在席豫安怀里,男人身上馥郁气息钻进她鼻孔,她爱他啊,爱了那么多年啊,她双眼迷离,瞳孔间都是那画不完的爱与恨,她手指在他胸膛间画圈圈,带着挑逗与***,声音带着刻意的娇嗲,“别这样冷冰冰的好不好?我们以前多好啊,你从来不会这样对我,所以我才会那么听你的话,你那么多女人,真正爱你的有几个?豫安,你看看我,我不比她们差的。”

    她说着,红唇想要凑在男人的薄唇上,就差1厘米的位置,就快要吻上去的时候,席豫安和她擦过,他的手始终垂在身侧,没有抱她,自然,也不会承受她的吻。

    席豫安之前多么混蛋她不是不知道,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从来不缺美人在侧,可是现在,主动投怀送抱他都不要。

    他这样泾渭分明,像是在为许容守身如玉。

    席豫安推开她,薄唇一张一合,“可是很抱歉,我现在已经有爱的人。”

    江思叶愣愣,已经有爱的人的意思是什么,意思就是他已经有了爱人,就不需要别人的爱,她迟钝了半响,终于说出今晚来的目的。

    她红唇潋滟,拿出一份文件,摊开在席豫安眼前,“李松岩找过我,他找到了你的犯罪证据,并且让我出庭作证。”

    席豫安依旧平静神色,他双手插兜,高大身躯挡住客厅的灯光,显现出一条修长身影,“所以呢?”

    江思叶最懂得这个男人的喜怒哀乐,他越是平静,她就越是害怕,不过此刻有酒壮胆,倒也相安无事,她只需要得到她想要的。

    她想要什么呢?江思叶笑了笑,手抚上男人腰间,皮带绑在他劲瘦腰身上,把他整个人衬得身高腿长,她带着情场上的勾人意味,一路往下滑,“只要你今晚陪陪我,我就放弃和他合作,并且,从此消失。”

    这个条件好像很诱人,不仅可以睡一个看上去还不差的女人,并且还可以免除牢狱之灾,一般男人不会拒绝,可是拜托,江小姐又忘了,席豫安,他哪是一般男人?

    于是,席豫安握住她的手,手劲大的差点扭断江思叶的手腕,可他的表情和语气和他的动作成反比,江思叶痛的差点哭出来,可她固执的看着他,听着他说出最伤人的话,“江小姐,你真以为我席豫安是垃圾回收站?谁来我都收?你去问问兰桂坊的包房公主,一夜多少钱,还有,包房公主是处,你呢?你可别告诉我,跟在程老二身边那么久,你还能保持完整。”

    他忽然松开她,薄唇勾出讥嘲笑容,“还有,你是不是忘了,我席豫安是任人拿捏的人么?和我谈判,你找错地方。晏南,送客。”

    陈晏南从外面走进来,对着江思叶伸手,恭敬开口,“江小姐,请。”

    江思叶看着他,忍着手腕间的疼,声音很低,“席豫安你真无情。”

    席豫安没有转身,他声音淡淡,仿佛带着叹息,“平心而论,嫣然,我对你其实还算不错,除开我不爱你,无论是哪一方面,我都给过你选择,是你执迷不悟,我在这个位置,注定不会爱你,如果你收手,或许我能送你走。”

    他在挽留?原谅江思叶只听出了这个意思,她转身看着他,“你真狠心,一点点幻想都不肯留给我,哪怕你可以骗骗我,我也不会出卖你。”

    席豫安坐在沙发上,长腿随意交叠,“我这辈子,只会骗一个人,而你,我考虑不了。”

    江思叶终于认清现实,他在她面前三番四次的和她说,他不会爱

    她,也不会骗她,无非就是在保护那个女人。

    她跌跌撞撞走出去,眼泪一滴一滴流出来,这样的无情,却是对别人的深情,或许她早就看出席豫安是个长情的人,哪怕并不是对她,所以她才那么想要得到他。

    现在她才想明白,为什么他之前并不愿意公布自己有了妻子,原来,是为了怕有心人把他妻子当成威胁他的筹码,原来,从一开始,许容就已经成为他的软肋。

    这样的现实好残忍,硬生生从她心头挖走一块肉,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

    李松岩在两天后等到了江思叶的电话,他接起,“喂,江小姐。”

    江思叶声音冷冷,“我同意。”

    李松岩笑意很深,“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了,江小姐。”

    其实江思叶并不是关键证据,关键的是——许容。

    转到江城,许容肚子里的孩子成长的很好,她手指一下一下的抚着肚子,坐在花园里晒太阳,手机忽然响起来,上面显示香港区号,她心里一惊,随即看了看周围,然后她慢慢接起,“喂?”

    李松岩坐在椅子上,看着席豫安,接通电话后他淡淡说道,“不知道席太考虑好没有。”

    许容在那边和他绕圈子,谈着条件,“李sir,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李松岩开了免提,许容的声音就这样随着电流,飘进了席豫安的耳朵里。

    他的神情始终不变,李松岩忽然扬起音调,“席太啦,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了,那么久的事情你都没考虑好么?还是说席先生已经把你捧在手心,你舍不得了?既然舍不得,当初干嘛亲自找上我,席太,你这样多变的女人,席先生难道也爱的不行?”

    许容声音平平缓缓,淡淡开腔,“李sir,不必对我用激将法,你知道筹码指的是什么吗?指的是可以威胁到席豫安的现实,你想什么我还不懂?不过,李sir在香港待了几年,这么快就忘记了自己对付的是谁?他是你可以轻易扳倒的么?李sir你不要太得意忘形。”

    “席太,别生气啊,OK,OK,我再等你几天,下次通话,一定要给我确切答复啦。”

    他挂了电话,看着对面坐着的席豫安,一双眼睛盯着席豫安的面部,最后才笑着开口,“席先生,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席豫安没说话,李松岩站起来要走,却被一群围上来的黑衣人拦住脚步,席豫安放在桌子上的修长手指随意敲击着,听在李松岩耳朵里,像是死亡的钟声。

    他撑着下巴,漂亮的琥珀色眸子四处看着,终于张了口,“李sir着什么急?”

    声音散漫,动作慵懒,这是一个被最亲的人背叛后该有的表情和动作么?李松岩想不明白,不过他也不需要想明白,因为最难读懂大佬心。

    他笑的时候不一定是开心,他没表情时也不一定是难过。

    李松岩被两个黑衣人按着又坐在了椅子上。

    席豫安看着他脸,一把手枪放在桌子上,他慵懒开口,“李sir,给你一个机会,你要不要?”

    李松岩看着他表情,聪明的没有说话。

    席豫安也没等他回答,直接把枪甩到他眼前,嘴角带着笑意,“你现在可以开枪,朝这里——”

    他指的是太阳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