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定情,总裁的天价影后 225.如果我说我爱你227:温柔乡,英雄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李松岩神情自若,嘴角带着恰到好处的假笑,“席先生别开玩笑了,大白天在红港杀人,我这头上的乌纱帽怕是要不保。”

    “听李sir话里意思,是否也曾有过要白天杀人的念头?”

    席豫安嘴角含笑,不知是否真的好笑还是和简单一个弧度撄。

    李松岩不管大庭广众的拿出雪茄抽着,隔着青白的烟雾,他看着席豫安,嘴角一张一合,“其实,我也曾羡慕你们‘对岸’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受约束,可无规矩不成方圆,这普天之下,没有‘法’哪里来的方和圆呢?席先生,你在这条路走了这么久,每每多活一分钟,都是上帝偏爱,不知你是否担心过,今日的你明天会睡在哪里?”

    席豫安淡淡看他,笔直长腿随意交叠,“李sir好矛盾,一面羡慕‘对岸’,一面又说‘无规矩不成方圆’,你的司马昭之心这么明显,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啊,我不做,总会有人做,难道要我像李sir一样,在红港混了四五年,还是一个小小的皇家警察署警长?”

    话音一落,李松岩脸色难看了几分,但很快削减下去,他站起来,敲了敲席豫安眼前的桌子面积,“席先生,赌一下,看看是我把你扔到公海喂鱼,还是你抓住我掏心挖肺。”

    他好似笃定,语气这么大,可席豫安眼里始终平静无波,不被他影响,可也只有他知道,影响他的还能有谁。

    当天晚上,席豫安返回江城reads;。

    许容深夜独自难眠,这个孩子害喜很厉害,她坐在床头上,手里端着一本打发时间的时尚杂志偿。

    门被打开,她没有抬头,转眼就被拥进一个炙热怀抱。

    她抬起头,看到他布满胡茬的坚毅下巴,她摸了摸他的头发,“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席豫安眼里带着和以往一样的宠爱,“不想让你太累。”

    他看到她手里的那本《穆斯林的葬礼》,他久久盯着那本书的一行字,许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她忽然合上,看着他的脸,笑了笑,“饿吗?我去给你把饭菜热一下。”

    席豫安点点头,没有阻止她下楼的脚步。

    他看着她背影慢慢走出他的视线,躺在床上,心头不知什么滋味。

    她端着一碗面走上来,席豫安却已经睡着了,许容放下碗,走到他身边,想帮他盖一下被子,却被席豫安忽然抓住手腕,放在脸侧,他嘴里喃喃,“容容,别离开我”

    许容眼眶酸涩,她慢慢挣脱了他的手,看着他睡熟,然后走出了房门。

    原本应该睡熟的男人,却在暗夜里睁开黑亮的眼眸,他就那样静静的躺在那里,外面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映射出他好看的侧脸线条。

    **********

    第二天,席豫安早早不在了,许容起的很晚,下楼时随口问了句,“先生吃饭了吗?”

    佣人恭敬的回答,“太太,先生很早就出去了,没有吃饭。”

    许容愣了几秒,随后反应过来点了点头,抬头随意瞟了瞟,发现书房的门是开着的。

    鬼使神差间,她掉了头,走进了书房,里面很整洁,在一个并不显眼的角落,一只银色的保险箱放在上面,许容回头看了看门口,走上前把门关好,然后开始检查书房里有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检查完毕,她走到保险箱前,开始尝试输入密码。

    席豫安的生日?不对,沈黛的生日?还是不对,到最后,她输入了自己的生日,“哒”的一声,开了。

    她把手伸进去,里面一沓一沓的人民币,还有一沓字据,上面分分寸寸,席豫安的签字还在上面,没有掉落或是擦掉,她内心一惊,握着纸张的手都因为紧张捏皱了,她头顶上冒出了汗,在保险箱看不见光的那处,她摸到了一块玉石,那是曾经她去庙里,亲自给他求的。

    “笃笃——”

    门被敲响,许容神情慌张的把东西塞进了保险箱,然后强装镇定的开口,“谁?”

    门外席豫安的声音淡淡,“容容,你在里面?”

    他?!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许容赶紧锁好了保险箱,整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她开了门,席豫安寡淡的俊颜出现在眼前,可许容却没有那个心思欣赏,她头顶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在阳光下闪耀着,席豫安伸出修长五指替她擦了擦汗,笑着触碰上她的手,却发现手心里也都是冷汗,他皱了眉,“你怎么了?出了这么多汗?”

    许容低着头,心还没平静下来,被他这么一问,惊诧的表情映入席豫安琥珀色眼眸里,她看着他,嘴唇动了动,可没说出一句话来,席豫安摸了摸她的头顶,“你看你,急什么,孩子还好吧,没有闹你吧?”

    许容摇了摇头,席豫安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她头顶上的汗水,把她送到卧室里,“好好休息,我处理点事情reads;。”

    她巴不得他干净消失,于是点了点头,乖顺的躺在被子里,闭着眼,却也掩盖不了她浑身几乎发抖的动作,席豫安冷眼看着她,拂袖而去。

    席豫安走进书房,电脑摆在那里,他轻点了下鼠标,刚才的画面神奇的出现在了屏幕上。

    她的表情真是差到可以,若是放在别人身上,他哪有那个时间陪他们去玩游戏,可这个始终不同啊,他想,当视频放到了许容看到保险箱内的东西时,席豫安定格住她的面部,然后不断放大,他仔细的盯着,想从里面看出那么一点点,哪怕只有一丁点的——不舍或是不忍。

    三分钟后,他关了电脑,他什么都没看到,他只看到她的脸上,全是坚定。

    这时,程老爷子的声音突然回响在耳边——

    豫安,你毁了许家,许容会不记恨你么?你说你爱她?你爱她那样伤害她?就算是我信,但你说给许容听,你问问她信么?

    是,他说了那么多的“我爱你”,而从未问过她,到底信不信。

    席豫安靠在椅子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茫茫的看着,心头的爱和恨在硬生生折磨着他。

    怎能不恨,她如果把这些拿给警察,不出三天,他席豫安就会成为阶下囚,到时候,谁想杀就杀,谁还管他死活,他用尽十几年的时间建造的金钱帝国会毁于一旦,而这个罪魁祸首,就是他捧在手心、含在嘴里的女人。

    温柔乡,英雄冢。

    这话果然不错。

    他故意打开书房门,故意把保险箱密码设置成她的生日,她倒好,直接按照他给她的步骤走的一步不差,她真是让他——无可奈何啊。

    他坐在书房的时间实在是太长,许容担心被他发现保险箱里的东西被动过,想上去又碍于今天她的举动实在异常许多,他没有问她去书房做什么就谢天谢地,最后,许容挣扎了好久,才让一个佣人上去喊他下楼吃饭。

    席豫安穿着黑衬衫,黑西裤,整个人玉树临风,他走到她身边,吻了吻她的额头,带着无限的眷恋,许容依然控制不住的脸红,席豫安倒是修炼出了厚脸皮,神态自若的走到餐桌前,拿起碗筷,安静的吃饭。

    许容对饭菜没胃口,她一直在观察席豫安的脸色。

    可惜她看了很久,愣是什么都没看出来,倒是被席豫安抓了个正着,他扭头和她的眼神对上,男人笑着打趣她,“怎么一直看着我?是不是忽然发现你老公长得还不错?”

    许容居然俏生生的点了点头,席豫安大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宠溺无边,“今晚带你去看烟花。”

    许容眼里带着惊讶,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其实席豫安很少哄女人的,他吩咐人把烟花放在后院空旷的地上,点着,他上前搂住她,在烟花噼里啪啦的向天空窜着的时刻,席豫安贴着她的耳垂喃喃低语,“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个简单的愿望。”

    他自己说着,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徐徐响着,“一个我爱的女人,还有她为我孕育的孩子,一场绚烂烟火,而她就在我身边,此生足矣。”

    许容眼眶周围忽然湿了,她被他禁锢在怀里,闻着他怀里的气息,她很想哭,但却哭不出来,最后,她只能回身抱住他劲瘦的腰身,无声的拥抱,席豫安看着她头顶的发旋,一声低低的叹息咽进肚子里。

    终究还是舍不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