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定情,总裁的天价影后 222.如果我说我爱你224:他这样长情,好难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址 aaabb.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连续两天席豫安没有回来,许容似是已经习惯他隔三差五的就要被送进监狱里,倒也不再担心他,她看着这座空荡荡的别墅,只是觉得心里有点空。

    她拿着花种在别墅门前的一块地前挖着土,长发被挽进头绳里,发丝掉落在她耳边,阳光温柔的洒在她白皙的脸上,晶莹剔透。

    江思叶的车停在很远的地方,但却可以一眼看到院内的情形,席豫安坐在车的后座,整个人像是浸在沸腾的热水里,江思叶冷冷的开口,“我以为你们有多么的鹣鲽情深,你消失两天,她还可以自己玩的那么开心。撄”

    话里无不都是讽刺。

    席豫安毫不在意,他脑仁胀疼不已,但却忍着全身的不舒服,看着远处的女子,“我同差佬恶斗,为的不过就是和她在一起,让她开心舒服。”

    江思叶心里嫉妒却又酸涩,她看着后视镜内男人刀削俊颜,冷冷笑,“是啊,你们每天卿卿我我羡煞整个红港,我算什么,不过是你的垫脚石,好让你荣华富贵,美人在侧。”

    席豫安开了车门,“我给过你选择,垦丁、巴塞罗那,是你自己不选。”

    江思叶紧紧握住自己的手掌心,指尖掐进去,“我为什么不选你不知道?不过就是因为我喜欢你,我不想离开你,如果不是我,李松岩会松口放走你这个让他可以继续往上爬的机会?席豫安你不要太得意。”

    席豫安挑眉,嘴角勾起笑容,“是你没有认清现实,越是像我们这种人,越是喜欢向上生长的太阳花。偿”

    她看着他离去背影,泪水流出来,女人真的好奇怪,许容之前嫁给他的时候,他疏远她,却对自己青眼相看,她以为他是喜欢的,他们是一类人啊,可是转眼他就投入另一个粉红佳人的怀抱,想要留他多饮一杯茶,他却不耐烦的想要走进另一间城堡,拥抱另一位人人宠爱的公主,那她呢?她算什么?

    江思叶迷迷茫茫,不明白,她只知道,席豫安这个男人,一定是属于她的。

    ***********

    席豫安走进客厅,许容背对着他,正在摆弄着桌子上的拼图,席豫安从后拥住她,浑身烫的像是一只火炉,许容转过身来看着他,“你回来了。”

    席豫安“嗯”了一声,火热气息钻进许容衣服里,他不老实的吻她耳侧,许容躲着他的灼人气息,一边伸手探他的额头,“你怎么这么烫?”

    席豫安低低回答,“李sir看我不配合他,让我吹了两天两夜的冷风。”

    说完,他就叫着她的名字,“容容.....容容.....”

    许容应着他,抚摸着他的头发,把他扶到床上,拿出退烧药,喂进他嘴里,给他灌了几口水,席豫安执着的拉着她的手,往自己怀里带,“容容,你好靓......”

    许容早已习惯他的无理取闹,顺着他的动作,掰开他放在她腰间的手,“睡会儿吧,退了烧就好了。”

    席豫安却不乐意,“不行,我一定要抱着你。”

    嗯,席大佬今晚三岁半。

    他到底还是撑不住病痛,不一会儿就松了劲儿,许容得到自由,活动了下腰肢,听到席豫安的呓语。

    他说的太轻,根本听不到,许容觉得自己无趣,看了下时间,准备去做点白粥,高烧后的病人吃的清淡,好的快一点儿。

    在她眼里一向顶天立地的男人,会生病,许容没想到,她潜意识里已经把他当成依靠,所以心里的那点焦灼在烧着她的心尖,她拨开他湿乱的短发,露出他吸引人的眉梢。

    她的指尖滑向他的薄唇,却被男人一把捉住,她吓到,以为他醒了,却发现他接下来没有动作,只是嘴里在喃喃着,“容容....宝贝....容容....”

    许容忽然很想哭。

    晚上八点,席豫安醒来,睁眼是许容恬静面容在他眼前,她端着一碗香气扑鼻的皮蛋瘦肉粥,看到他醒来,连忙放下粥,把枕头垫在他的腰间,然后温柔问他,“饿不饿?”

    席豫安点点头,因为病痛显得他嗓音愈发低沉沙哑,他低低的赞叹,“你好乖。”

    许容笑了笑,“你是我丈夫嘛,不对你乖,对谁乖?”

    他果然开心不已,抚摸着她柔嫩面颊,一口一口的吃着她喂进口的粥,一会儿就见了底,许容问他,“还吃吗?”

    席豫安摇摇头,示意她放下碗,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床边,许容依他的意思,坐在床边,却在下一秒被他卷进一个炙热怀抱里,席豫安闭上眼,“我不在的两天,担心我吗?”

    “担心,不过,你不是说让我相信你么?”

    她如实回答,果然听到头顶上传来席豫安沉沉笑声,像是从胸膛内传出来,她脸红了红,“你笑什么?”

    席豫安轻抚着她嘴角,“江思叶找过你?”

    许容点点头,“你怎么知道?”

    席豫安嘴角带出淡淡笑容,“想知道这些还不难?不过宝贝,我很喜欢你的信任。”

    许容也笑,探了探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嗯,等我去拿温度计,看看需不需要再吃一顿药。”

    她说完就要起身,席豫安拉住她的手,“不用了,已经退了。”

    许容却坚持,“那不行,一定要量量。”

    席豫安看着她走出去背影,唇边笑意渐渐加深。

    ***********

    江思叶来的很是时候,席豫安前脚走,她后脚就在别墅的门前把车停好了。

    许容让佣人开了门,江思叶进来后,胸腔内的嫉妒要破土而出,而在看到许容一副不施粉黛就美丽无暇的面容时,妒意就更甚。

    许容亲自泼了一杯碧螺春放在茶几上,然后坐在沙发上开口,“有什么事就说吧。”

    江思叶算是聪明女人,知道多说无益,她掏出一沓照片,凌乱放在茶几上,她笑着指着那些,“自己看看呗。”

    许容慢慢拿起来,她以为自己有千锤百炼心智,在面对情敌挑衅时可以轻松淡然的还回去,但此刻她却发现,自己的确做不了那样的女人。

    照片上颓靡音色,不需要亲眼看到,摄影师角度找的刚刚好,席豫安腿上坐了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子,约莫二十多岁,胸前的两团在他修长手臂上蹭来蹭去,左边亲昵的喂他吃车厘子,鲜艳欲滴。

    江思叶看到她短暂的僵硬脸庞,嘲讽的笑,“他是不是好几天都没回来?难怪他要去兰桂坊找乐子,我听说你吸毒?”她话音一转,许容抬头冷冷瞧着她,江思叶却不怕,她已经没有尊严没有脸面,她笑着说,“前几天是席豫安生日,一帮兄弟请他吃饭,他推辞不了,找来几个小姐作陪,你也知道,他的身份和身价,注定了在这种场合躲不开。”

    许容忽然想起几天前席豫安拥抱她的姿态,她差点吐出来。

    可她却只是一笑反驳回去,“所以呢?”

    只是三个字,江思叶脸上笑容褪去,她拿出最后一个重磅炸弹,炸在许容心间,照片上的女孩子清秀脸庞,一双眼眸未语先笑,这张脸,像极了.......

    “起初第一次见你,我也觉得奇怪,照片里的女孩子是沈黛,席豫安在红港还没混出头来时,沈黛跟在他身边四年,他落魄不堪时,沈黛不离不弃陪着他,可惜她得了不治之症,早早去世。你也看出来了吧,你和她多么的想象,我原本还以为席豫安为什么喜欢你?后来终于查到,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个。”

    她说完,看到许容脸上的裂痕,笑意更甚,“他有没有在床上叫错过名字?别怪他,寻寻觅觅好多年终于找到,他这样长情,好难得。”

    许容一句话没说,江思叶计划完美实现,她打了一个电话,一个和她长相极为相似的女孩走进来,看到江思叶,乖巧的叫道,“叶子姐。”

    江思叶笑,指着许容,“叫席太。”

    女孩捂着嘴,惊讶的看着她,“天呐,你就是席太?可席太不是......”

    许容不着痕迹的点头,她眼里惊讶部分实在是准确刺进她的心脏,她手指紧紧攥着沙发,然后扬起淡淡笑意,“我不信,他说他爱我,在我面前,他恨不得把全副身家都送给我。”

    江思叶冷然,许容看着天边快要落下去的夕阳,红唇弯了弯说道,“很期待吧,期待看到我痛哭流涕,在他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他不耐烦的把我打发,而你就可以趁虚而入,他终于幡然悔悟发现自己爱的是你,然后两个爱的死去活来的痴男怨女终于可以happyending?但是江小姐你到底懂不懂啊,席豫安是谁?二十岁就可以手握红港经济命脉的男人,他是一般人么?既然你知道他不是一般人,你还怎么可以拿一般人的脑回路去猜测他的脑回路呢?”

    她一段话说的流畅不已,然后拿起那张照片,“还有,仅凭一张黑白照片就可以定席豫安死罪?江小姐你小瞧我了。”

    江思叶看着她,抽出一根女士香烟徐徐点上,冷声开口,“嘴硬,等你发现后悔都来不及。”

    许容笑着看她,“我从不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

    江思叶走后,照片七零八落的洒在茶几上,她没去碰,千万警告自己不要被她所影响,可到底还是被拖进小黑屋。

    晚上八点,席豫安回来早了些,她坐在餐桌前,笑容挂在脸上,男人走上前看她脸色,她朝他笑,他这才放下心。

    洗完澡,他勾着她就要吻,许容下意识响起那张照片里的情景,她躲着,推着,抗拒着他的吻,他耐心一向不好,他掐住她下巴,“怎么回事?”

    许容抚摸他的脸,“席豫安你喜欢集邮吗?”

    席豫安不解看她,“什么?”

    她把照片拿出来,放在他眼前,好让他能看清楚里面内容,他没有一丝丝的慌乱,安静开口,“江思叶找过你?”

    许容却没回答他的话,“她找没找过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居然这么长情,寻寻觅觅七年新替身,你以集邮为生么席豫安?难怪你以前不喜欢我,原来是因为心里早就被填满,既然早被填满,为什么还要绑我在身边,不如我们离婚,你去找美美、丽丽或者沈黛都和我没关系。”

    席豫安脸色淡然,他开口,“是,我是和沈黛有过一段,怎么,你吃醋?”

    许容脸色彻底冷下来,她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捂得严严实实,“吃醋倒算不上,只不过我这人不喜欢做别人的替身,还是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人,我怕被缠上。”

    她的话说的难听,席豫安太阳穴嘭嘭跳的不行,他一下子掐住她脖子,盛怒之下没有一点点理智,“许容你有没有搞错?没有我你能安全活到现在?十几年前的破事你拿来叽叽歪歪有意思么?老子胀的不行你他妈喊停给我说离婚?老子还没玩够你,离你老母的婚!”

    他说完,急急解开她的裤扣,闯进她的身体内。

    ---题外话---科科,卡在***部位.....肉不敢写了呜呜,修文真的好痛苦哦嘤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