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湘湘同裴济的考核过程都十分顺利, 不过晌午的时间, 裴济也从考核室里走出来。比起其他人从机甲战斗系考核室中出来时的汗流浃背跟鼻青脸肿,裴济脸上的一派闲适倒是镇住了不少考生。

    几人汇合后, 谈一笑带他们去了学院附近的一家餐厅用了午餐,之后就各自回了公寓休息。

    第二天他们又一起去看成绩,毫无疑问三人都是完美通过了入学考核,裴济与魏湘湘的成绩皆是,晋黎也是当仁不让同为,但不同于机甲战斗与表演系大把大把的-与a, 历史系一溜烟儿的d就显得顶端那唯一的一个格外扎眼了些。

    看成绩的时候,昨天那五个历史系的考生也在。

    埃里克他们看见晋黎过来,倒是完全没有身为一名学渣面对学霸时的自卑感,还特别哥俩好的给晋黎说,“看不出来嘛, 兄弟这么牛逼哦, 以后可得多照顾着我们点儿啊。”

    晋黎眯眼笑着说好。

    裴济见晋黎这几个未来的同学都是些没什么坏心眼儿的, 于是之后几天便放了晋黎的各自就跟魏湘湘出去单过俩人的二人世界了。埃里克也没让晋黎闲着,他本来就是五人小团体里的领头,这会儿又加了个不知背景又性格温和的小学霸, 于是为了培养小团体的感情,便各种带着晋黎几人到处浪。

    一天,刚刚结束了游玩,几人正要分散的时候,晋黎突然问, “埃里克,你知道母星霍家的位置吗?”

    埃里克擦擦额头上沁出的汗珠,“这有什么不知道的,咱们市中心西三路上第一个路口左转直走三公里,有重兵把守的那座老宅就是了。怎么,小黎你问霍家干嘛?”

    晋黎摸摸鼻尖说,“我听说霍元帅是霍家大少爷……”

    埃里克一脸了然说,“得,原来学霸也逃脱不了成为霍元帅的粉丝啊。不过小黎你要是想蹲守霍元帅,知道霍家主宅的位置是没用的。”

    晋黎心里一紧说,“那我要去哪里才能找到他?”

    埃里克想了一下说,“霍元帅身份贵重,要是平时的话,去军部外面蹲守还说不定能远远偷窥一下元帅大人的英姿,不过最近嘛,就别想了。”

    晋黎问,“为什么?”

    埃里克耸肩道,“还不是军部一年一次的封闭式会议,为期十日,在这期间,别说霍元帅了,连就平日里号称最亲民,最宠粉的上将大人都不会露脸。”

    晋黎心下一股失落油然而起。

    不过埃里克马上拍拍他的肩膀说,“别丧气啊,这十天虽然不行,可以后机会还多着呢……要不,你喊我一声哥,我下下周就带你偷偷去军部外面蹲点,保证你能从最清晰地位置观察到元帅大人的英姿,怎么样?”

    晋黎紧闭着嘴就是不喊。

    在他眼里,埃里克就跟个大孩子一样,跟他一样大。

    可既然一样大,又凭什么让他喊哥?

    埃里克说,“就一声,喊我一下嘛。”埃里克是家里独子,最希望的就是有个人鱼弟弟,但是他母亲身体不好,这个愿望是做不成了,于是就把心思转到晋黎身上来。

    可惜晋黎拒绝了他的请求并丢给他了一个冷漠的后脑勺,脚步轻快地回了家。

    时间兜兜转转就到了联盟第一学院的新学期开学日。

    经过激烈竞争的一年级新生们脸上挂着阳光自信的笑容昂首挺胸地走进学院大门,开始了他们为来四年或是平静或是精彩的校园生涯。

    历史系今年比往年还要冷一些,从正式通过历史系考核进来的家族子弟与运气倒霉透顶被调剂进这个专业的新生加起来还统共不到三十人。

    然而就是这区区不足三十人,却在第一天就像是楚河汉界一般分割的泾渭分明起来。有背景有势力的家族子弟嫌弃被调剂进历史系的同学一个个面色阴沉地跟欠了他们多少钱一样,而被调剂的新生却暗恨这群家族子弟成绩不好就算了,各个鼻孔还那么高高在上,一个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

    晋黎跟埃里克几人进到教室里的时候就发现了氛围不对,埃里克自己跟他说了原因,最后还附上一句,“都是小事儿,以后见了那些调剂生不搭理就行。再说了,哪届历史系世家子弟跟调剂生之间关系融洽了才有鬼呢。”

    晋黎不赞同,“既然调剂过来的同学们是因为大家成绩不好才有的意见,那大家为什么不能好好学习,然后共同进步呢?”

    埃里克说,“凭什么要我们好好学习去讨好那拨人,再说了他们看不惯我们也不是都因为这个。哎,小黎你太嫩,不懂他们的心机深。”

    晋黎的确不太懂,他就觉得大家都是学生嘛,一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多好,干什么要闹矛盾呢?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看几本书有用。

    但此时的晋黎没想到的是,开学还没几天,历史系的矛盾战火就猝不及防地烧到了他的身上。

    因为跟埃里克几人相熟的比较早,晋黎很快就融入了世家子弟的那一挂里,或许正是因为这些家族子弟身后家族的背景有些不高不下,所以这些人的性格都格外圆滑,在交际一套上十分有手段。

    晋黎与他们相处的时候轻松又愉快,而且又有埃里克引着,使得这群世家子弟都对晋黎也是十分友好,而且就连他入学时的成绩,都被他们经常拿出来调侃,许愿下次考试的时候望锦鲤大神能多多庇佑他们考试不挂科。

    说来这也不过是他们之间的玩笑话,却不想被另一拨的调剂生听进了耳朵里,还偏偏当了真。

    而问题还在于,调剂生中其实也有一个家世背景很不错的学生叫克敏,但是因为在他入学考试时的发挥失常,于是在最后不得不输给了另一个虽然跟他并列成绩但比他家世背景强的考生。被调剂进历史系后,他一面享受于调剂生对他家世高成绩好却不与那群纨绔废柴同流合污的崇拜,一面又想跟世家弟子们打好关系,拓宽人脉。

    但没想到的是,他遭到了强烈的排挤。

    明明他也是大家族出来的子弟,却又被其它大家族的子弟排除在外。

    克敏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只好无奈又缩回了调剂生的阵营中,一起对世家弟子同仇敌忾起来。

    而就是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别人对晋黎的谈论。

    性格好,长相好,成绩好,家世好。

    几乎是集了所有优点于一身,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唯一一个被世家弟子接纳的,成绩好的对象。

    克敏一时克制不住心里的嫉妒。凭什么都是成绩好,家世好,他就被排挤在了那些人的接纳范围外,而晋黎却能在其中如鱼得水,甚至一些调剂生都在私下里谈论他的优秀,一副对这个人颇有好感的模样。

    于是终于在一日下课后,克敏走到晋黎面前,以询问历史课题的原因跟晋黎搭话。

    晋黎很认真的给他讲解了一遍,“克敏同学还有什么问题吗?”

    克敏垂下眼,笑笑说,“没有了,晋黎同学这段历史讲得比老师还要清楚些。只是我有些疑惑,晋黎同学似乎懂得许多连老师都不怎么知晓的历史故事呢,如此一来想必晋黎同学的家世一定非同一般吧?哈哈,我就是想冒昧问一句,晋黎同学是出自母星哪个家族呢?”

    早在问出这个问题前,克敏就做足了准备,他可是仔仔细细地筛查过了,从母星到前三位的居住星,根本没有一家排得上号的家族姓晋!他现在就要当着众人的面将他身上那层虚假的世家壳子给扒开,让众人看看他的虚荣面目!

    克敏越想越兴奋,想着自己将晋黎揭穿后,众人会看向对方的厌恶目光,他的身上就忍不住激起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起来。

    “我不是母星人。”晋黎丝毫没有感受到克敏的恶意,他想到入学前自己的户籍入的还是第七居住星,于是说,“我来自第七居住星。”

    成了!克敏眼里划过一层晦涩的光,故意惊声道,“第七居住星?晋黎同学不是母星大家族里的少爷吗?”

    晋黎疑惑说,“我没说过自己是什么少爷啊,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大家族的人。”

    埃里克在旁边察觉到了不对,凑到晋黎身边,皱眉对克敏说,“说话这么大声,你的家族没有教会你作为世家子弟最基本的涵养就是不许大声喧哗吗?”

    克敏愣了一下,笑着看向埃里克说,“我这刚刚不是太意外了吗,以为晋黎同学是个背景深厚的,但没想到竟然是来自第七居住星……我记得,第七居住星似乎只有新能源这两年还发展的不错?”

    埃里克不是晋黎,不懂克敏话里的有话,他眼中带火,在克敏说完之后特地看了一圈周围的同学,发现平日跟他关系不错的人都是一副眼中隐含担忧的面容,只有两个人,眼里流露出厌恶。埃里克将这两人的名字暗中记下,却是已经打算把这两人踢出自己的圈子。

    晋黎好歹也发现了点儿不对,只好看向埃里克说,“我来自第七居住星……是有什么问题吗?”

    克敏眼睛一眯就要说话,却不想埃里克抢先一步说,“当然没问题,闲的没事儿干谁管你是从哪个居住星来的?不过我也很好奇诶,第七居住星是什么样子,我还没去那里玩过呢,克敏同学肯定也是因为没去过,所以有些好奇,对吧?”

    克敏说,“不,不是……不,我是说,对,”埃里克看向他的眼神太过可怕,埃里克被吓得陡然一个激灵,不知不觉就改口说,“我对第七居住星确实挺好奇的。”

    晋黎点头,“那以后有空了,我做向导带你们去第七居住星玩。”不过那大概是我找到霍大哥以后的事情了,他在心里补上一句。

    埃里克笑着说,“好啊,那到时候你干脆请咱们全班都去玩好了,人多热闹。”

    晋黎也笑了,毫无负担地答应道,“好啊。”

    而晋黎不知道的是,就因为他这一句话,之前还有在思索着他到底背景如何,还值不值得结交的几人立马坚定了自己的要继续跟晋黎打好交道的心。

    废话,敢脸不红心不跳就答应请全班星际旅行的人,就算不是什么世家子弟,那也绝对是某个商业大佬的后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