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 这群世家弟子有多少人开始宝贝晋黎这个隐形商业大佬的后辈, 就有多少人在心底暗自嘲讽克敏这个智障。

    其实克敏打的什么主意,大家都是出生在大家族里的人, 早见惯了那些下作的阴私事,谁还不懂谁呢?但显然克敏蠢透了不说,偏偏这人还自视甚高,他一面想要享受调剂生的虚荣称赞,又一面想要讨好世家子弟,得了鱼有想要伸手抓熊掌, 一颗心简直贪婪的要死。

    而一旦得不到了,就嫉妒心开始作祟。

    世家弟子们自然看不上克敏这种人,也就是那群调剂生还当他是个“出淤泥而不染”不与他们这群所谓的纨绔“同流合污”的好同学。

    班里大半的学生此时看向克敏的眼神都慢慢变得不对劲起来,世家弟子们只意味深长地嗤笑一声,然后便收拾了东西出了教室, 临走时还不忘熟稔地同晋黎道别一声, 有关系稍微好些的还会加一句让晋黎在他们的好友群里留份作业共享一下, 明天请喝饮料。

    而他们路过克敏的时候,都会轻哼出声,像是在嘲讽着他方才极为不纯的目的。

    克敏的脸色一变再变, 埃里克他不敢得罪,其它抱团了的世家弟子他更是得罪不起。

    青白着脸咬咬牙,克敏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座位。

    等到埃里克挨着晋黎出了教室,克敏的同座才推了推他的胳膊说,“哎, 他们走了,你走不走啊。”

    克敏心想着即使刚刚他的用意被那群世家子弟看穿了,有些丢脸,可他在调剂生里的地位还是有的。这么想着,克敏自然没有注意到同座同学不耐烦的语气跟明显疏离起来的眼神,笑着跟对方说,“我要等等做完作业再走,你现在就要走了吗?”

    同座说,“我早就想走了好吗?克敏同学,您能让让位置我出去吗?”

    克敏见他神色不耐,自己的心底也闪过一丝不悦,心道一个没什么家世背景的普通调剂生罢了,也敢跟他这么个语气说话,要是在家族里,他早就……

    可想归想,克敏还是维持着笑脸跟他说,“哦,你早跟我说不久让你出去了,我还以为你也要跟我一样写完作业再走,不好意思了啊。”

    同座眼神奇怪的看了克敏一眼,越过克敏身前就往教室门口走去。

    边走,同座还跟一起出门的同伴同学说,“什么呀,他都当我们是傻子吗?哎你刚刚看到他脸上的笑了吗,他之前跟晋黎同学说话的时候就是那么笑的,真是又恶心又渗人。”

    那个一起走的同伴同学也说,“就是就是,你说他到底是什么心思啊,在那群纨绔眼前故意询问晋黎同学的家世,一听说晋黎同学不是母星人而是来自第七居住星,脸上的笑就变得那么嘲讽,还有股高高在上的意思,可真是膈应死了……而且我看啊,他其实也是跟那群世家子弟一样看不起咱们普通人,不过就是比那群世家子弟伪装的更好一些罢了。”

    同座撇撇嘴说,“瞎了眼而已,谁年轻时没有瞎过几次眼呢,以后不跟他多接触就好了。”

    他的同伴同学又说,“嘻嘻嘻,嗳,你说晋黎同学之前说的请咱们全班同学有机会去第七居住星游玩,是不是真的呀,我看他当时的表情特别认真,好可爱啊,要不是他旁边又埃里克那群人在,我真想捏捏他的脸,肯定特别软。”

    同座也笑了起来,“晋黎同学请你你就去?之前是谁说不跟那些高傲的世家子弟同流合污的?”

    同伴同学哎呀一声,“晋黎同学不一样嘛。”

    两个人说说笑笑地出了教室门,而站在书桌前的克敏却把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眼底的愤怒烧红了他的眼,他猛地抬起头来,望向几个教室里正在说着悄悄话的调剂生,那些调剂生发现他的目光,都疏离地偏开头,显然是想要跟他拉开关系。

    也是。

    即使是调剂生,那也是正儿八经通过用自己的成绩考进联盟第一学院的,他们的智商跟情商根本都毋庸置疑。

    初始克敏对晋黎的不怀好意太过明显是让他们对他感到不舒服的开端,而在克敏因为晋黎来自第七居住星而忍不住露出的鄙夷与不屑,却才是让这群调剂生之后想要彻底疏远他的关键。

    克敏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的确,他今天天的所作所为,几乎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典范,不仅没有让晋黎被世家子弟所厌恶,反而把自己生生从调剂生的圈子里推了出去,成了彻彻底底没人愿意搭理的那一个。

    晋黎出了教学楼,就把放在在教室发生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正在他心想着今天要不要跟二哥他们一起回公寓时,身旁的埃里克突然出声,“哎,那个什么,你真是来自第七居住星?”

    晋黎说是。

    埃里克挠挠头,说,“其实不管你来自哪,我也喜欢跟你一块儿玩。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看见你的时候,特别亲切……”

    晋黎想了想说,“我觉得埃里克也很亲切。”

    埃里克脸红了一下,说,“是,是嘛!哈哈哈,那太好了,不过那什么,你之前在班里说的有时间会请大家一起去第七居住星旅行,是真的吗?”

    晋黎说,“那当然,我不说假话的。”

    埃里克兴奋了一下说,“那我们可以暑假就去!”

    晋黎有点为难,暑假啊,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霍大哥呢。不过要是找到了的话,他可一定要跟霍大哥一起回趟第七居住星才好,毕竟,他们俩的家还在那里呢,就是不知道这两年诺曼怎么样了,是不是还跟在霍大哥身边照顾他……

    联盟第一学院里开学不久,除去日常的课程意外,学校还会经常组织开办各种大大小小的比赛,讲演会以及各门各类的公共选修课。

    经过克敏的事情后,晋黎几乎成为了唯一一个在历史系里既跟混日子的世家子弟们关系好,又同调剂生们说的上的话的人。当然,在大部分跟调剂生的交流里,十之**都是晋黎好脾气的来回答他们每次提出的犀利课业问题。

    但这也不得不说,晋黎在历史系的确过得十分如鱼得水。但比起晋黎,魏湘湘跟裴济就糟心的多,他们两个不亏是一对儿,在班里拉仇恨的本领几乎一个比一个强悍。

    魏湘湘就不说,表演系嘛,从古至今都是各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今天你跟我是恨不得好成连体婴儿的好闺蜜好基友,明天立马卖友求荣毫不眨眼。而魏湘湘身为一个极其稀有的女性自然人鱼,她得到的仇视就几乎格外的多,而在她被封为系花之后,这种仇视就越演越烈。

    至于裴济,则纯粹是因为他的战斗力点燃了战斗系那批糙汉子的战斗欲,平均每天能有三场约战。而无一败绩的他无疑很快就吸引到了更高年级战斗系学生的目光,每天扬言要将他打败的战斗系学生能排一圈教学楼。这仇恨值也是拉的相当稳定。

    这天,裴济又应邀了三年级学生的战斗邀请。

    “说实话,以大欺小这种事我一直都不爱干,但谁让他们太热情。”裴济吹着个自动小电扇说。

    魏湘湘白他一眼,“反正老牛吃嫩草这种事你也做过了,以大欺小算什么。”

    晋黎就站在旁边偷笑。

    裴济说不过魏湘湘,很快就上了pk台。

    毫无疑问,不过三分钟,裴济就帅气的一个回旋踢,把对手踢下了台子。

    汗都没出,裴济不管旁边那些人的唏嘘声,对自家的俩宝贝疙瘩说,“晚上吃什么?我请客。”

    晋黎正要回答,埃里克却突然找到他,情绪十分激动说,“小黎小黎,今晚有季学长临时代课的公共选修课,你听不听?我已经喊了雷恩他们去占座位了!”

    晋黎问,“季学长是谁啊?”

    埃里克拔高声音说,“季学长你都不知道?!他可是咱们总院长带的第二个学生,总院长你知道吗?好吧,你不知道,但是如果我说总院长的第一位学生是霍元帅,你总该知道了吧?”

    晋黎眼睛一亮,说,“霍元帅是老院长曾经的学生?”

    埃里克使劲点头,“没错,没错。”

    晋黎又说,“那么说季学长就是霍元帅的师弟?”

    埃里克继续点头。

    晋黎继续说,声音也高了起来,“那季学长肯定认识霍元帅对不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