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道上平凡的车已经领先李凡的车出了弯道,让人觉得车轮都冒烟的速度下,“哧”停在了起点。

    李凡的车就差了几秒的速度,也停在了那里。

    他坐在车里刚刚那心惊肉跳的感觉还没有过去,那是一种心就要跳出来的感觉,让他慌了神。

    定定的看着从前面车子上下来的女人,那绝色的脸上,带着不属于女人的刚毅,坚韧不拔的果决。

    他看见那个周生一脸讨好的走到那个女人身边,女人没有拒绝他的靠近,还不知道聊着什么,那画面在他看来无比的刺眼。

    “笃笃笃”车窗被人敲响了,李凡收回视线看到满脸揶揄的刘琦。

    估计今天晚上他出了这么大的丑,他们这会心里肯定在打算该怎么笑话自己吧!

    降下车窗刘琦两手架在车窗上,看着车里脸色不明的李凡,想来他傲气的样子,这是不敢下来了。

    “今天不错啊!懂得怜香惜玉了。”

    “不是!我输了!那个女人车技很好。”

    “那接下来还要继续吗?”刘琦挑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凡自己承认的这么痛快。

    “当然继续!我把车开过去,你让那个女人过来就好。”

    说完也不管刘琦的反应,启动车子就往不远的车库去。

    刘琦快速的抽回自己的手,这李凡还真粗鲁,自己如果没有反应过来是不是就被拉倒在地上了。

    无奈朋友不懂事,自己这个当哥哥的总得迁就一些。

    抬脚往金平的那个方向去,还没有走近金平已经直接上车了,一溜烟也往车库去了。

    把刘琦看得一愣一愣,这两个还真是绝配啊!

    一样的有个性,一样的不给人面子。

    “啧啧啧!这女人还真够辣的!这李凡到底什么时候会搬动这座大山啊?”

    白轩又神出鬼没的出现了,这回刘琦也决定装深沉一把:“唉!玄!”

    话一落也不管白轩自己看热闹去了。

    “喂!你们一个个的这是什么意思啊?”

    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没有人搭理也只能随流过去了。

    心里却是对金平这股狠劲佩服,看来自己妹妹输给她是有原因的了。

    等金平到车库那里后李凡已经在准备了,反正是计时,金平也不急等着他先做。

    李凡的动作很漂亮,三米大四米宽的车库,他行云流水的不到十分钟就搞定了。

    出来的时候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金平车子旁边,落在的车窗里,在灯光的照耀下,金平清晰的看见了那张冷峻又桀骜不驯的脸。

    在他定定的看向自己的时候,金平没来由的心跳加速,赶紧收回眼神,启动车子直接倒车入库。

    仅仅容得下两辆车的车库,还不能碰到旁边的墙壁,难度有点大,金平这回没有把握自己可以胜李凡那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在第三次倒车在前进的时候,金平听见了警报器响了。

    失败了!

    刚刚李凡可是一次警报都没有,她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在开车出库的时候,经过李凡车子旁边的时候,她把车停了下来,降下车窗对着对面车子的李凡说。

    “我输了!直接去场地,一决胜负!”

    一脚油门开了出去,到那个宽敞的将近三千平方的场地,停在那个半坡前等着李凡过来。

    一会李凡也到了,金平架在车门上,探出头问李凡:“你先来,咳咳……还是我先来。”

    大概是今天晚上说话的声音太多,扯到了嗓子,金平这几天都不再疼的嗓子又开始疼了,咳过之后更加疼。

    李凡听到金平的咳嗽声,皱了皱眉掩盖住心里的担心,故作不屑的说:“不舒服的话你可以认输!”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他原来不是这么说的,所以他如愿的听到金平讽刺的话。

    “李先生是怕输吗?如果你认输的话,我可以不收你今天晚上的费用。”

    “你……开始吧!到时候输了可不要用你们女人统用的一招耍赖啊!”

    “呵呵!走着瞧!”

    粗噶的声音包含了太多的不屑,而那不屑没有让李凡恼怒,这让他心里那没来由的怜惜更甚。

    他觉得自己被这个女人吸引了,那独特的气质,跋扈的样子满满的都是诱惑。

    金平不再说话,启动车子就开上了那个半坡道,顺着那个倾斜的姿势,她拼命的抬头不让自己的头往车门上打,这可是一点防护都没有,这如果一直打到结束不晕都怪了!

    一圈,两圈,三圈……在不知道几圈后,金已经觉得有点吃力了,想使劲让车回到原来平行的样子,可是她高估了自己的体能。

    车子快速的旋转着,她松开油门也没有停,想让惯性让车子平行的停下已经不可能了。

    在车外一片的大叫声中,车子翻了!

    四轮朝上,那巨大的声音和冲击倒是让金平无比的清醒。

    头只是晕了一下她就回神了,她现在是头朝下的在车子里,自己是没法出去了,只能等他们来救自己出去了。

    想到自己今天比赛前的信心满满的样子,她只觉得无比的好笑。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好几年没有这么冲动了,可就是李凡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能让自己失措。

    唉!还是不够成熟。

    “金平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车外是李凡说话的声音,满满的担心,那急切的声音让金平觉得很安心。

    勉强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她看到原来的着急的李凡,依他这样的姿势应该是趴在地上在和自己说话。

    这样太危险了,金平灵敏的嗅觉已经闻到汽油的味道了,这万一爆炸两个人都要出事了。

    “我没事!你们得快点把我弄出去,我闻到汽油的味道了。”

    “你别急马上人就来了!快点啊!你们磨蹭什么!”

    俱乐部的救援队已经到了,可是李凡还是觉得太忙了,刚刚在车里看见金平车里翻了的瞬间,他的心一下揪住了。

    后悔刚刚为什么不是自己先开始,同时也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说出那么挑衅的话。

    “别急李凡,看马上就好了!”

    在车子出事的时候,刘琦和白轩已经冲过来了,看李凡焦急的想自己徒手扳车子,他们赶紧阻止了。

    这不阻止,一会来一个二次事故,那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你们快点。”

    “别急!估计是车门锁住了打不开。”

    白轩试了试车门,还是和原来一样一点动静也没有。

    “你们快点离开这里,车子漏油了,一会起火大家都危险。”

    金平在车里得劲的喊,可外面的几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当回事,在救援队的帮助下,车子很快就翻了回去。

    金平好不容易回归了原来的状态,可头部因为长时间的充血还是有点晕。

    晕晕乎乎的时候,一只有力的手把她从车里搀扶了出去,浑身无力的金平只能依在那个人身上。

    鼻息见那熟悉的薄荷香,让金平鼻子发酸。

    就是这个味道!

    让她魂牵梦绕的味道,她想的就的都快以为这辈子再也闻不到了。

    “凌青!”

    声音很小,不认真听几乎听不见,可扶着她的那个人显然是听见了。

    稍微的停顿后,搂着金平腰的手更加用力了。

    直到到了休息区,金平才看清楚搀扶着自己的是李凡。

    “谢谢!我输了!你们的费用我来承担。”

    推开自己肩膀上男人修长的手,疲惫的靠在椅子上,为自己刚刚的失神好笑。

    现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那个人了!

    她甚至连他最后的遗言都没有听见,吸了吸发酸的鼻子,心痛的感觉又来了。

    “你还真的用这一招啊!”

    “什么?”

    金平抬头莫名其妙的看着李凡,在看到他嫌弃的表情后,后知后觉的才想起,刚刚她们可是约定不能哭的,虽然这鼻子发酸不是因为比赛输了,可她不说谁知道是因为什么哭。

    “噗嗤!我没有!好了!刚才谢谢你的帮忙。”

    金平对李凡展开了这几次见面以来,唯一的一次笑,虽然不好看但是却让李凡心跳加快,心情也好了许多。

    仿佛他一直等这个笑,已经等很久了一样。

    “没事!我还没有比!或许我第一圈的时候就输了也有可能。”

    两人这么迁就对方的话,听得旁边的刘琦和白轩对视一眼,然后又是心神领会的笑了。

    看来这回有戏了。

    “也谢谢你们了!今天你们玩好,所有的费用我出了,就算是答谢你们的谢礼了。”

    金平缓缓的站起来,忍着发晕的头,对李凡的朋友们说。

    她得回去了在呆下去,自己估计要晕了。

    “我送你回去吧!今天晚上的事可不是一次简单的玩就可以答谢的,我可以要求你改天请我吃饭吗?”

    “噗嗤!”

    “噗嗤!”

    身后两声突兀的笑声,李凡不自然的用手肘顶了一下那两个损友,就会拆台。

    “我们先回去了!李凡你还是送金平回去吧!她这样也没法开车。”

    决定送佛送上西,刘琦搂着白轩的肩膀朝李凡和金平挥挥手走了。

    “我送你回去吧!”

    李凡一脸期待的看着金平。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